当前位置: 首页 人工智能 如何理解人工智能对经济发展的影响?

如何理解人工智能对经济发展的影响?

目前,中国人工智能发展的速度仅次于美国,数据显示,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论文发布数量居全球首位,而企业数量和融资规模位居全球第二。随着人工智能科技逐渐走入大众视野,各界对人工智能带来的影响可谓众说纷纭。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麻省理工学院著名经济学家、《好的经济学》作者阿比吉特·班纳吉提示我们,从经济学的理论和视角来看,技术的进步可能会带来负面影响,人工智能的发展暗藏隐患。


4月23日,清华大学经济学研究所副所长王勇教授在中信读书会就“2020全球发展难题及有效行动方案”议题进行解读,并分享了《好的经济学》一书。


王勇教授就人工智能对就业可能带来的影响、互联网的发展与社会分歧之间的关系、自由贸易对贸易参与国的影响和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四个话题,进行了深度的分析阐述。以下摘自分享实录的第一部分。



一、人工智能会让我们失业吗?


对于这个问题的讨论,经济学家的总体判断是相对偏悲观的。美国芝加哥大学的布斯商学院面向美国一些经济学家做了调查,28%经济学家完全同意人工智能会造成长期的失业的增加,有24%的经济学家表示不确定,有20%左右的经济学家不太认同这个悲观的看法。


为什么经济学家会得出这个悲观的结论?我们把人工智能技术以及更普遍一点的数字化技术和上一次工业革命技术相比较就能得到答案。

 

199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福格尔研究了英国的工业革命给英国的经济发展带来的影响。在他的研究中发现,英国工业革命期间,英国儿童营养不良的情况比美国南部蓄奴州的奴隶还要差。技术进步导致工人失业,收入下降,他们的孩子也就得不到良好的营养,从侧面反映出当时英国革命对英国工人阶层有非常重大的冲击。在这一时期,英国也出现了一个叫“卢德”的工人,捣毁了让他失业的自动织袜机,这让其它工人开始纷纷效仿,形成了声势浩大的“以捣毁机器”为内容的卢德运动,充分表明了当时自动化技术使用对人们的就业产生的重大冲击。


在后来的发展过程中,随着自动化技术的逐渐扩散,也创造了新的就业岗位,极大的缓和了这一冲击。根据MIT的大卫.奥拓(David Autor)等人的研究发现,工业革命的自动化技术实际会为那些没有自动化的生产环节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让工人可以专注于机器无法完成的工作。


因此,考虑技术进步对就业的影响需要考虑其总体效应。但这一总体效应并不乐观。根据MIT另一位非常著名的经济学的阿斯莫格鲁教授和他的同事研究,他们利用美国从1990年-2007年劳动力的市场数据分析了机器人或者自动化设备的使用对就业和工作的影响。结果发现,在美国劳动力市场上机器人使用占全部劳动力的比例,每提高1‰就会导致就业的岗位减少1.8‰-3.4‰。不仅如此,还让工人的工资平均下降2.5‰-5‰。

就人工智能技术来说,它能够替代的劳动力的范围比上一次工业革命要更为宽泛。上一次工业革命主要是代替做重复性、单一性工作的劳动力。人工智能技术已经可以替代一些复杂性的劳动。美国非常著名的财经新闻机构布隆伯格,已经通过人工智能来完成一些包括股票分析的财经新闻写作了。同样,在华尔街,高盛等一些投资机构也在大量使用人工智能进行量化交易,以及法务合同分析和起草等,这使得很多操盘手、经纪人、律师等也面临失业的危险。


另外从企业的实际经营角度来看,考虑到综合用工成本,企业也会使用机器。现在的社会中,企业的经营和法律都加强了对劳动者的保护。在人工智能技术、机器人技术现身江湖之际,这样反倒可能会加速工人的失业。雇一个工人的综合用工成本是很高的,除了给他支付工资之外,还要替他交五险一金。更重要的是设备可以通过折旧甚至加速折旧的办法,通过会计做账加入到成本里,以做到少交一些税。使用机器人、人工智能可以让税负下降,而用一个劳动力可能让成本上升。企业出于成本考虑优先使用机器人,这样自然而然会带来失业。


基于这样的逻辑,全球首富比尔•盖茨建议对使用机器人的企业开征机器人税。这个建议刚一开始提出来的时候很多人不太理解,觉得和技术进步、创新背道而驰。但实际上他的建议背后所隐含的逻辑正是刚才所讲的。


二、人工智能可能会加剧社会的不平等


除了带来就业岗位的流失,书中还提出另外一个非常值得大家关心的问题。两位作者认为,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的使用可能会加剧社会的不平等。


法国经济学家皮凯蒂写过一本书叫《21世纪的资本论》,书里数据表明,1980年美国最富裕的1%的人口拥有的收入占美国整个国民收入差不多22%,但是这个比例到了2014年的时候上升到39%。这意味着社会不平等的程度极大加剧。这种不平等加剧是有技术层面的原因。和上一次工业革命的动力技术相比,数字化的技术产生了更加严重的赢家通吃的局面。互联网网络平台往往就是赢家通吃的市场格局,以国内为例,社交是腾讯一家独大,电商就是两三家企业。赢家通吃的局面在新的技术时代,在数字化技术时代变得更加明显,它所产生的造富的机制,以及拉大人和人之间收入不平等的机制变得非常严重。


除了赢家通吃的原因,还需要考虑人工技术对就业结构的冲击。现代社会,越是发达的经济,服务业就越发达,就业结构中也自然主要依靠高素质的劳动力,如律师、会计师,投资经纪人、新闻撰稿人等。他们也构成了现代社会的中产阶层,是社会稳定的中坚力量。但人工智能技术对这些人的就业岗位形成了冲击,会让中产阶层分化,会显著降低社会流动性。


收入一定程度的拉大对于社会人的激励是正向的,对于社会地位的追求会激励大家好好工作,带动经济的发展。但是如果差距太大,社会流动性丧失了,底层永远是底层,人便会丧失斗志。


2015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另外一位美国经济学家安格斯•迪顿教授研究发现,在美国中年白人男子中,绝望致死率在稳步增长。出于对生活的绝望,他们酗酒、抽烟、不节制饮食、服用上瘾的一些毒品或者药物来麻醉自己,从而导致死亡。安格斯•迪顿用绝望致死率的稳步增长来反映社会不平等,以及社会差距的拉大对社会公众产生的影响。


社会的不平等不仅会让一部分人陷入绝望,还会让人变得非常容易愤怒,非常容易极端。现在可以看到社会范围内有很多极端的观点,并且很多人容易变得愤怒,就和这种不平等的加大有着内在的联系。


三、解决之道——创新教育与企业家精神


在应对人工智能的途径上,除了上文提到的比尔盖茨提出的“机器人税”之外,更重要的是教育变革,特别是要发展强调面向创新能力的教育。纵观技术对就业冲击的起起伏伏,会发现新的就业岗位的出现总是和企业家精神的发挥离不开的。富有创新精神的企业家总是能够洞察人们的新需求。比如,汽车替代了马车,尽管与马夫、饲养员等马匹相关的就业岗位减少了,但服务汽车的维修、保养,以及汽车旅馆和快餐业兴起了,这些领域的企业家雇佣了大量的工人来满足相关的新需求。因此,面向人工智能的冲击,我们同样需要求助于创新性的思维,需要呼唤企业家精神的涌现。

版权属于:玲儿

原文地址:/article/39240.html

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原始出处及本声明。

猜你喜欢

最热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