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商业化的探索及反思

人工智能商业化的探索及反思


在人工智能的下半场,一旦AI技术不能够成功落地,这就意味着这个公司走在淘汰的边缘。能够规模化落地,又是很多公司可望而不可及的远方。 


对于大多数人工智能从业者说,2020年,故事才刚刚开始。

 

AI就是其中之一。

 

疫情期间,作为人工智能的从业者之一,他因缘际会成为抗疫大军当中的一员,每天,操纵无人驾驶飞机消毒,通过科技手段出入,通过互联网医疗检查身体,身边几乎无人,他感觉自己仿佛置身科幻电影当中。

 

当然,他也非常清楚,2020年以后,伴随着人工智能大规模应用的开始,他的工作与生活还将继续不可思议。



1、人工智能2.0时代大幕开启


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发展联盟在4月初发布的《人工智能助力新冠疫情防控调研报告》指出,疫情中大量人工智能技术投入应用,充分说明以人工智能、大数据等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通过前期的快速发展和实践积累,已经越来越商业化、市场化、普及化,智能社会形态逐渐显现,人工智能产业迎来难得的发展新机遇。

 

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技术发展司司长谢少锋也同时表示,疫情期间,人工智能技术得到了有效运用,在疫情监测、疾病诊断、药物研发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人工智能的大规模应用在2020年初,走进了大众视野,开始与每个人息息相关。

 

事实上,将人工智能技术通过产品进行落地,这是很多人工智能创业公司的目标。

 

公开资料显示,在中国,自从2012年开始,在资本的推动下,人工智能行业开始了一波创业潮,然而,如今,伴随着资本的退潮,这些人工智能公司面临必须要通过大规模应用实现盈利的现实问题。

 

据IT桔子统计,2019年前四个月,AI行业资本交易量下降,平均单笔交易融资额1.07亿,相较于2018年1.8亿的平均单笔融资金额,近乎腰斩。

 

另一个数据则显示,2018年全年有将近90%的人工智能公司处于亏损状态。根据《北京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白皮书(2018)》对国内AI创业公司数量和投资的统计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底全国人工智能企业4040家,但其中拿到风险投资的公司仅占总数的30%,有70%的公司没有拿到融资,倒闭清算只是时间问题。

 

生死之间,如何让产品快速落地,成为整个行业更为关注的方向。


2、人工智能的应用难题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这是人工智能在2019年大规模应用的现实遭遇。

 

在人工智能大规模应用的下半场,这是很多人工智能公司的愿望:

 

大规模的应用一方面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通过大数据进一步提升技术实力,另外一方面,可以让公司获得可持续发展的营收。

 

人工智能技术的商业化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既考验团队的耐心,又需要创始人的战略定力足够坚定,当然,更需要商业智慧。

 

技术找到适用的场景开发出相应的产品,投入使用之后反哺数据提升技术。在这个过程当中,既要验证人工智能核心技术在哪些应用场景上能够跨过使用门槛,也要验证这些场景下人工智能落地的产品价值、商业模式等等。

 

因此,在这个漫长的现实过程当中,大部分人折戟在这个道路上——在人工智能大规模应用过程当中,这些公司要么技术实力被人吐槽,要么产品在应用过程当中不被认可,总而言之,折腾了一圈,在这些公司当中,赚钱的很少,赔本的很多。

 

处于人工智能行业顶端的大部分人工智能独角兽的遭遇说明了这一切。

 

据GPLP犀牛财经获悉,截至2020年2月,这些人工智能独角兽公司在商业化方面几乎都遇到了大规模数据应用的问题,应用场景不足,采购方不信任。

 

“很多企业都是只有技术而没有应用场景,而且即便是技术,一到落地的时候也是问题百出,盈利就不用提了。”据某人工智能公司员工爆料。

 

融资困难,落地有问题,盈利有问题,所有人都知道,这对企业意味着什么。

 

那么,如何通过大规模技术应用获得数据进而提升实力,同时又能够保障企业的盈利,让企业实现可持续发展呢?

 

究竟什么样的产品具备真正的商业价值和爆发的潜力?

 

在这方面,科大讯飞可以说是给到了一个参考答案。

 

据科大讯飞年报显示,2019年,科大讯飞营业收入首次突破100亿元,较去年同比增长27.3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19亿元,同比增长51.12%;扣非后净利润4.89亿元,同比增长83.52%。因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创历史最好水平,达到15.31亿元。

 

早在2018年,就人工智能产品的商业化及应用问题,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曾表示,人工智能产品应用需要解决三个问题,第一个,有没有真实可见的实际应用案例?第二个,有没有能规模化推广的对应的产品?第三个,有没有用统计数据来证明的应用成效?

 

2019年2月1日,在科大讯飞2018-2019年度的总结计划大会上,刘庆峰表告诉全体员工,科大讯飞正式进入人工智能战略的2.0时代。而上面三个问题是这一时代的标准。

 

“在人工智能的泡沫和风口下,每一个产品我们都可以用这三把尺子来量一量。它具不具备规模化的商业价值?能不能去兑现人工智能的红利。”刘庆峰表示说。

 

同样是在这一标准的指导下,科大讯飞进行战略聚焦,在教育、医疗、政法及消费者等核心赛道发力。

 

公开资料显示,在2019年,科大讯飞还推出了讯飞智能录音笔、智能办公本等多款智能硬件,这让科大讯飞在讯飞听见会议系统的基础上实现了从千元产品到千万量级产品以及按时长收取服务费的全栈产品布局。人工智能技术在办公场景的产品族就此形成。

 

科大讯飞推出的这些产品几乎毫无例外都符合这些标准。这些产品让科大讯飞获得了不错的营收。

 

据科大讯飞财报显示,报告期内,科大讯飞To C业务营收36.25亿,同比增长43.99%,成为科大讯飞新的增长引擎。

 

当然,更重要的是,在讯飞开放平台的基础之上,科大讯飞最终完成了一个从技术到产品再到商业化落地的过程。

 

尤其是平台,这在人工智能企业落地的过程当中必不可少,可以说是人工智能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一般而言,AI平台又称为AI中台/数据科学平台/机器学习平台/人工智能平台,主要功能除了传统统计分析软件包含的功能以外,还包括大数据、分布式计算平台、NLP、CV等能力。

 

在过去几年,经过过去无数个企业的探索发现,他们在针对几个业务线试点并没有问题,然而,到了大规模应用阶段,即场景落地过程当中,由于缺少平台,这使其步履维艰,自此,所有人工智能企业都得出了同一个结论,那就是人工智能只要落地,就必须拥有一个AI平台——只要业务领域有足够通用的需求,就会出现足够通用的平台。

 

很多企业在折戟人工智能大规模应用落地,就是折戟在了AI平台方面。

 

科大讯飞的系列人工智能产品能够成功同样也是在讯飞开放平台的基础上获得的成功。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十年前,科大讯飞在人工智能1.0时代当中,就已经推出了业内首个人工智能技术开放平台,如今,经过十年的发展,讯飞开放平台不仅发展成熟,而且还实现了大规模盈利。

 

据科大讯飞2019年财报显示,2019年,科大讯飞开放平台业务实现了11.54亿元的收入,同比增长68.71%。

 

此外,在科大讯飞“平台+赛道”的人工智能战略下,科大讯飞在开放平台及消费者、智慧教育、智慧医疗、智慧司法等重点行业也取得显著的应用成效,据其财报显示,2019年,科大讯飞在2C业务(消费者业务)、教育产品和服务业务、智慧医疗分别实现36.25亿元、23.55亿元、1.85亿元和13.31亿元的营收。


3、人工智能的应用难题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这是人工智能在2019年大规模应用的现实遭遇。

 

在人工智能大规模应用的下半场,这是很多人工智能公司的愿望:

 

大规模的应用一方面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通过大数据进一步提升技术实力,另外一方面,可以让公司获得可持续发展的营收。

 

人工智能技术的商业化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既考验团队的耐心,又需要创始人的战略定力足够坚定,当然,更需要商业智慧。

 

技术找到适用的场景开发出相应的产品,投入使用之后反哺数据提升技术。在这个过程当中,既要验证人工智能核心技术在哪些应用场景上能够跨过使用门槛,也要验证这些场景下人工智能落地的产品价值、商业模式等等。

 

因此,在这个漫长的现实过程当中,大部分人折戟在这个道路上——在人工智能大规模应用过程当中,这些公司要么技术实力被人吐槽,要么产品在应用过程当中不被认可,总而言之,折腾了一圈,在这些公司当中,赚钱的很少,赔本的很多。

 

处于人工智能行业顶端的大部分人工智能独角兽的遭遇说明了这一切。

 

据GPLP犀牛财经获悉,截至2020年2月,这些人工智能独角兽公司在商业化方面几乎都遇到了大规模数据应用的问题,应用场景不足,采购方不信任。

 

“很多企业都是只有技术而没有应用场景,而且即便是技术,一到落地的时候也是问题百出,盈利就不用提了。”据某人工智能公司员工爆料。

 

融资困难,落地有问题,盈利有问题,所有人都知道,这对企业意味着什么。

 

那么,如何通过大规模技术应用获得数据进而提升实力,同时又能够保障企业的盈利,让企业实现可持续发展呢?

 

究竟什么样的产品具备真正的商业价值和爆发的潜力?

 

在这方面,科大讯飞可以说是给到了一个参考答案。

 

据科大讯飞年报显示,2019年,科大讯飞营业收入首次突破100亿元,较去年同比增长27.3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19亿元,同比增长51.12%;扣非后净利润4.89亿元,同比增长83.52%。因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创历史最好水平,达到15.31亿元。

 

早在2018年,就人工智能产品的商业化及应用问题,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曾表示,人工智能产品应用需要解决三个问题,第一个,有没有真实可见的实际应用案例?第二个,有没有能规模化推广的对应的产品?第三个,有没有用统计数据来证明的应用成效?

 

2019年2月1日,在科大讯飞2018-2019年度的总结计划大会上,刘庆峰表告诉全体员工,科大讯飞正式进入人工智能战略的2.0时代。而上面三个问题是这一时代的标准。

 

“在人工智能的泡沫和风口下,每一个产品我们都可以用这三把尺子来量一量。它具不具备规模化的商业价值?能不能去兑现人工智能的红利。”刘庆峰表示说。

 

同样是在这一标准的指导下,科大讯飞进行战略聚焦,在教育、医疗、政法及消费者等核心赛道发力。

 

公开资料显示,在2019年,科大讯飞还推出了讯飞智能录音笔、智能办公本等多款智能硬件,这让科大讯飞在讯飞听见会议系统的基础上实现了从千元产品到千万量级产品以及按时长收取服务费的全栈产品布局。人工智能技术在办公场景的产品族就此形成。

 

科大讯飞推出的这些产品几乎毫无例外都符合这些标准。这些产品让科大讯飞获得了不错的营收。

 

据科大讯飞财报显示,报告期内,科大讯飞To C业务营收36.25亿,同比增长43.99%,成为科大讯飞新的增长引擎。

 

当然,更重要的是,在讯飞开放平台的基础之上,科大讯飞最终完成了一个从技术到产品再到商业化落地的过程。

 

尤其是平台,这在人工智能企业落地的过程当中必不可少,可以说是人工智能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一般而言,AI平台又称为AI中台/数据科学平台/机器学习平台/人工智能平台,主要功能除了传统统计分析软件包含的功能以外,还包括大数据、分布式计算平台、NLP、CV等能力。

 

在过去几年,经过过去无数个企业的探索发现,他们在针对几个业务线试点并没有问题,然而,到了大规模应用阶段,即场景落地过程当中,由于缺少平台,这使其步履维艰,自此,所有人工智能企业都得出了同一个结论,那就是人工智能只要落地,就必须拥有一个AI平台——只要业务领域有足够通用的需求,就会出现足够通用的平台。

 

很多企业在折戟人工智能大规模应用落地,就是折戟在了AI平台方面。

 

科大讯飞的系列人工智能产品能够成功同样也是在讯飞开放平台的基础上获得的成功。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十年前,科大讯飞在人工智能1.0时代当中,就已经推出了业内首个人工智能技术开放平台,如今,经过十年的发展,讯飞开放平台不仅发展成熟,而且还实现了大规模盈利。

 

据科大讯飞2019年财报显示,2019年,科大讯飞开放平台业务实现了11.54亿元的收入,同比增长68.71%。

 

此外,在科大讯飞“平台+赛道”的人工智能战略下,科大讯飞在开放平台及消费者、智慧教育、智慧医疗、智慧司法等重点行业也取得显著的应用成效,据其财报显示,2019年,科大讯飞在2C业务(消费者业务)、教育产品和服务业务、智慧医疗分别实现36.25亿元、23.55亿元、1.85亿元和13.31亿元的营收。

版权属于:玲儿

原文地址:/article/39227.html

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原始出处及本声明。

猜你喜欢

最热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