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现金贷 现金贷从业者转型录:他们蜂拥进入,却发现又是一座围城

现金贷从业者转型录:他们蜂拥进入,却发现又是一座围城



“催收遭监管严查、支付通道被砍、第三方数据供应商关停,我的判断是,现金贷这个行业,已经到头了。”

一名来自杭州的现金贷从业者张宁,这样悲观地对消金界说道。

持类似想法的不止张宁一人,大多数从业者对行业前景表现出了极度的不确定。

现金贷草莽阶段大幕徐徐落下,行业出清之际,身处漩涡中心的玩家们,开始分流。

“行业里的人,大体上可以分为4波半吧。”张宁讲道。

第一波,他们面对当下严峻的形式,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干脆暂时去东南亚钓鱼,避开风头的同时,先放松下再说。

第二波,那些以小作坊形式运作、只有4-5个人的小型现金贷团队,仍旧不死心,希望节后再度杀回来。

第三波,选择出海,去印度、菲律宾等地延续自己消费金融梦想,他们甚至打出了“俄罗斯市场”概念,寻找新蓝海。

另外,还有半波“识时务者”,抱起了巨头的大腿。他们看到最近支付宝在主推“刷脸支付”,就采购了相关的上游设备,帮助支付宝去各个地方推货、铺货,通过“劳动密集型工作”,赚一波快钱。

第四波,那些团队具备了一定规模,老板不舍得解散团队,直接转型去做电商。这类玩家,可以称得上目前市场转型的“主流形态”。

“门槛不高,上手又简单。这不,我也准备带着团队杀进去了。”张宁表示。

一本万利的生意?

有趣的是,这群习惯了“刀口舔血”的人,真正面临转型时,选择却相当保守。

也许是过腻了担惊受怕的日子,他们转型时首要考虑的因素,是安全、不出事、不亏本。

这是他们选择进军电商的主要原因。

“做电商从来只听过赚不了钱的,从来没听过亏钱的。”几个前现金贷从业者调研无数市场后,给出了这样的结论。

“没有亏钱的点啊,现在工厂都是’一件代发’的。”张宁表示。

他口中所谓的’一件代发’,是指工厂直接帮助电商从业者发货,你卖几件、他发几件,电商人自己不囤货、不养货、不送货。

这样名义上是电商,实际上干的还是导流生意。不过确实省去了进货、囤货、物流的前期沉没成本。

而且渠道上也不需要砸多少钱。淘宝、京东、抖音这些主流渠道都试试,哪个渠道投入产出比高就多投点,投入产出比低就少投点。

如果亏的话,也无非就是亏点人力成本,广告费。

“没多少钱的,做得好的话可是能赚大钱呦。”一名试图转型电商的从业者兴奋地表示。

几家头部电商平台亮眼的财报,支撑起了这名从业者口中“赚大钱”的梦想。

2019财年第二季度,阿里巴巴营收851.48亿元,同比增长54%。其中核心电商收入724.75亿元,同比增长56%。

京东Q2净收入1503亿元人民币,创造历史新高,同比增长22.9%。

拼多多Q2实现营收72.90亿元,同比增长169.10%。

此外,近些年兴起的电商新玩法,也让无数从业者兴奋。

2019年刚刚兴起的直播带货,就是其中最为经典的案例。

主播们以用户角度介绍商品功能、特点的模式能有效激起消费者购买欲望。88.5%的受访直播电商用户表示,直播带货能较强烈地激起其购买欲望。

今年618期间,淘宝第一主播李佳琦再度刷新战绩:一场直播卖出15万支唇釉;3分钟内卖出了5000单资生堂红腰子;1分钟售罄柳宗理铸铁锅4万口。

总的来说,大玩家有大玩家的做法,小玩家有小玩家的套路,几千万也可以做、几万也可以做。转型门槛着实不高,鲜新玩法也给了后来者机会,干嘛不试试呢?

人才不好找、隔行如隔山

入行门槛不高,绝不代表接下来的发展会一帆风顺。

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移动电商用户规模有望达到7.13亿人。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移动终端和支付技术的进步助推电商在网民中的渗透率提升,电商体系在中国已发展成熟,用户规模逐渐触达网民规模天花板。

“我们在转型后做了一段时间的线上商城,效果并不好。”某现金贷平台负责人直言。

该负责人表示,现金贷平台转型做线上场景的难点有二:

一是现金贷做线上商城的模式涉及到多个环节,而现金贷平台只擅长放贷,其他环节较弱。

二是从用户角度来说,先有电商业务再嵌入金融业务是比较容易接受,但先有金融业务想要嵌入电商业务就比较难,因为现金贷的用户是为借贷而来,不是为了商品而来。

信贷理财与电商业务的基因不能完全匹配。P2P平台红岭创投是其中比较典型的代表。

2018年5月28日,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在社区发帖称将整体转型电商平台,联合多家合作方打造“红岭商城”,目标用户为高消费群体。

一年多过去了,这个曾经以“服务高消费群体”为目标的电商平台,转身却以微信订阅号形式,卖起了雪糕、月饼和大闸蟹。

有媒体爆料,部分投资人吐槽“红岭商城”的用户体验不好,订单支付后不可取消。

此外,消金界注意到,虽然已经上线一年多了,但红岭商城却仍在招聘“采销主管、居家类采销经理、有机食品采销经理”这些关键岗位,团队稳定性似乎成疑。


在这个时代做电商,前期确实不需要在供应链、物流、囤货上砸太多钱,但这个行业也有自己的关键点,那就是选品。

这让习惯了风险控制的消费金融玩家很不适应。

消费金融行业从来没有什么选品,一个产品出来了,只要推广加风险控制就好。

对于电商平台来说,选品很重要,只要出现一款爆品,接着往里拼命砸钱就好,没有爆品,再砸钱也没用。

但是真正懂得选品和推广的人才又少之又少,对于习惯了闷声发大财的现金贷从业者来说,真是让“张飞串起了针线”。

雪上加霜的是,电商行业近年来生意愈发难做。

“5年电商,红利期过了,前期赚了点钱,去年到现在没怎么盈利,付费流量太多,都是资本加团队操作的,没有团队,压根玩不过,加上这几年自己身体下降厉害,想弄个规律的事转型,亲有什么建议,非常感谢!”一位电商从业者在贴吧打出了这样的标语。

这里就像另一座围城,外边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

进不去的助贷和消费分期

从逻辑上分析,消费金融平台在电商生态圈里,寻找其他出口,如转型助贷或者消费分期才是正道。

但是助贷对资产体量有着明确限定,往往只有像信而富、玖富这种头部平台才能转型成功。他们资产体量足够大且相对合规化,银行等金融机构还是愿意坐下来谈的。

像工农中建交邮六大行,他们一般会选择和BAT、头条这种体量的公司合作。不仅数据全、流量大,也具备着庞大的资产规模,而且金融牌照方面也一应俱全。

像张宁团队这样的体量,找不到资金,何谈向助贷方转型。

“消费分期就更不要想了,本身受众群体就小,单子小、盈利薄,再加上花呗、京东、苏宁、乐信都有自己的消费分期业务,抢占了大部分市场,开一个新品牌的话,市场认可度不高,完全没有竞争力可言。”张宁苦笑着说道。

兜兜转转,他们只能在电商生态中门槛最低的销量产品做起。

金融行业回归严监管,首先要有强大的资本支撑。回想当初,他们也曾进入到金字塔顶级的金融服务业中浑水摸鱼,尽管过得是“刀尖舔血”的日子,但赚得盆满钵满。如今这片天地不再可以随意进入,享受过时代红利的现金贷从业者们,开始重新寻找自己的定位。在时代的裹挟下,他们会就此沉寂吗?

版权属于:阿劝

原文地址:http://78soft.com/article/38917.html

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原始出处及本声明。

猜你喜欢

最热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