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比P2P还危险,长租公寓爆仓不停,雷军最失落的“寓见”

比P2P还危险,长租公寓爆仓不停,雷军最失落的“寓见”

文/益达

编辑/九月

“北京昊园恒业11月才传出来爆仓,这几天就开始发公告解决问题了,寓见就打算把我们这么耗着?”

11月12日下午,寓见维权群里的一句话激起千层浪。租客们纷纷在群里抱怨了起来,房东清户赶人,身上的租金贷尚未解决,寓见人去楼空......

此时距离10月15日寓见公寓因资金链断裂而爆仓,已经过去29天。10月17号傍晚,寓见公寓的租客们在上海市徐汇区经侦支队堵住了寓见公寓的创始人兼CEO林小森,此后租客们没能再见到其他寓见的负责人出来处理爆仓后的事情。

面对激动的维权者,林小森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林小森被维权者围住 图片来源于《中国经济周刊》

就在两个月前,这个中年男人还意气风发地出现在一个业内分享会现场,介绍词是“领军人物”、“海归创业”、“社会心理学硕士”,那场分享会为他配戴的耀眼光环,对比今天的局面,显得无比讽刺。

林小森的沉默背后,是寓见的烂摊子。上海市徐汇区市场监管局相关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寓见公寓隶属的“上海小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已不能正常运转。

房东拿不到预期的房租,房客面临无家可归的境地。这两拨人都是受害者,但是在寓见公司总部人去楼空的境地下,成为了对立的双方。

僵持不下的情况中,租客还要面临更为麻烦的事情——租客和寓见签订租房合同时,实际上同时签订了租金贷合同。由于寓见未告知详细情况,很多租客并不清楚自己背上了租金贷。

据锌财经了解,此次寓见公寓涉及的租金贷款方,包括元宝e家、分付君、建行、浦发银行、应花分期等。有的在寓见爆仓后迅速结清租金贷,有的却继续在向租客催款。

“我不愿意付钱,但是不付钱担心影响征信”,一位寓见的租客忧心忡忡地告诉锌财经。

爆仓后,寓见的租客们建立起了维权群,不少人找了律师,但到目前为止,事情依然是一地鸡毛,他们尚未拿到妥善的解决方案。

突然爆发

林清是从朋友圈里知道寓见爆仓的,那时距离寓见被曝出资金链断裂已经过去三天。

“你们公司破产了?”林清马上询问管家,得到一个“稍安勿躁,事情还在处理当中,现在还没有办法给你们确切的答复”的回答。

林清从床上跳了起来,和室友一起上网查证,并逼问管家,管家松口默认,并表示也有两个月没收到工资。

“他们内部早就察觉到问题了,我们一直被蒙在鼓里”,林清很气愤,她压根儿没想到自己会在上海碰上这样的事情。

她加入到了维权大军,手机里几个维权群里不断闪烁的信息显示,多数租客面对寓见爆仓都显得有点猝不及防。有些人收到房东张贴的收房告知书才知道寓见爆仓了。

租客提供的房东收房告示

即便今年以来长租公寓爆仓的消息陆续传出,但租客们没想到,旗下房源超过两万套,背靠雷军旗下顺为资本的寓见也会成为爆仓的一员。

寓见公寓融资历程 图片来源:天眼查

寓见公寓采取的是房屋托管+标准化装修+租后服务的模式,寓见与房东签的合约为五年。其隶属于上海小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寓科技”),后者在华东地区拥有43家门店,管理资产300亿元。房源数量、明星投资机构、资产规模都没能拯救寓见。

寓见的问题早有端倪。从2017年以来,小寓科技以被告身份涉及到多起劳动合同、服务合同和房屋租赁的法律纠纷中。

2018年年初,上海刻宁保洁有限公司因服务合同纠纷向法院申请冻结寓见资管和小寓科技银行存款34.91万元,或扣押其等值财产。

今年9月14日,上海上海市消保委发布《长租公寓中介服务投诉激增,市场隐患凸显》的文章显示,2018年起到发布日,寓见公寓未按照约定期限退还押金的超过300名,拖延时间平均长达3个月。

图片来源于网络

10月15日,寓见的债权人——上海华瑞银行的一纸信贷资产安全告知函,迅速引发了关注。发函原因是华瑞在此前曾对寓见发放专项贷款,在贷后监控中获悉,寓见出现拖欠房东租金的情况,于是将此公布于众。

第一块多米诺骨牌轰然倒地,紧随着的是激烈的连锁撞击。

冲 突

上海闵行区街头十字路口,裘轩夹着一根烟,小跑着来到约定的地点,简单的寒暄后他打开话匣:“上个月开始,2400元的房租我每个月先给房东交一半,房东给我的期限是三个月,时间到了还没解决就只能另外想办法。”

房东的合同是和寓见公寓签订的,公司爆仓后,收不到房租的房东也无可奈何。“都不容易”,裘轩表示了理解。

面临无房可住的租客们纷纷加入“围堵林小森”的行列中。

林小森在10月23日接受了媒体采访,提及公司九月份停止向房东支付租金的决定。他表示,当时公司可支配的流动资金,已经不足以再支付一个月的房租,解决这个问题,原本可以通过协商等资金周转,但最终寓见做出了停止支付房租的决定。

维权的大军堵住了林小森。“林小森是我们唯一一个能找到的寓见负责人,不敢让他跑了。”在上海市徐汇区经侦支队,是林清第一次见到林小森公开露面。租客们倚着墙、坐在大院门口的楼梯上,熬夜守了他一天半。最后在政府相关人员再三保证会严令监管下,人群才慢慢散去。

“林小森是我们唯一一个能找到的寓见负责人,不敢让他跑了。”

第二天,林清向单位请了半天假,赶到了上海徐汇区的寓见公司总部。她面对的不再是笑脸相迎的工作人员,而是紧闭的办公室玻璃门,透过玻璃可以看到一个个空荡的工位。

门上张贴着一张4A纸打印的业主公告,上面写着:“公司濒临倒闭,已没有任何能力支付各位业主的租金,再次深表歉意。”

和林清一起赶来的租客,也只能掏出手机拍几张照片,随后涌向了派出所。他们得到了冷冰冰的答案:警察表示这属于民事纠纷,建议私下处理或者走法律途径。”

“我们的合同是和寓见公寓签订的,公司没有办法履行义务,我们有权利收回房子。”说起腾退房屋,有个房东也表示无可奈何。

奔波了一天毫无所获的林清,现在还未搬出。她回忆起当初租房的心情:“寓见在上海很受年轻人欢迎,平时联系管家交水电费、维修都很方便。去年我换房子,听朋友推荐直奔寓见。”林清斜靠在懒人沙发上,她的脸色也因为连续熬夜略显憔悴。

她所租的是一个四室一厅的房子,包括她在内的四个来自天南海北的异乡人,落脚在这个不到一百平米的空间。

靠南面的卧房,开了一条小小的门缝,在昏暗的过道里斜洒出一道温暖的黄色灯光。“妞妞看这里,叫爸爸、爸爸……”房间里传来和小孩子视频的笑声。“是我室友周觅,他是我们几个当中年纪最大的、也是最焦虑的那个。”林清说。

周觅在这些天不断拨打银监会、房管局、信访办、法院等部门电话寻求帮助。手机里加了十几个群,哪里一有风吹草动就立马跟着冲到现场。这一切,他视频对面新出生的女儿和笑得正欢的妻子都不知道。

背负租金贷

还未消化完寓见破产的消息,林清再次被自己身上背负的9期租金贷砸懵了。她用“毫不知情、猝不及防”八个字来形容。“当时我们只签订了租房合同,根本没签订和贷款有关的任何其他合同。直到事情发生,我才知道每月缴房租的平台是一个贷款平台。”

有一部分之前已经退租的租客,在爆仓后发现仍需每月还贷,更甚者一次性被划去好几个月的房租。

林清所说的平台叫“元宝e家”,简洁的App页面上没有出现任何和贷款相关的字眼,只用了“分期”这样的字眼来混淆它的真实概念。

在维权群里,记者翻到了一张像素模糊的委托书照片。照片的材料中显示“委托方(寓见公寓管理有限公司)授权被委托方(元宝亿家互联网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上海第一分公司)在其房租分期合同签订时使用电子盖章”、“电子合同用于分期订单审核,不会展现给分期申请人”。这一切租客们一无所知。

一位租客提供的元宝亿家电子签章授权委托书

重新回忆事情的始末,林清能感知到一些端倪。六月,林清像往常一样在公司楼下快餐店吃午饭。“叮叮”,手机突然收到来自管家的微信消息,消息称,寓见和分付君停止了合作关系,希望林清能更换平台缴纳房租,原先平台的后续扣款公司会结清。

“换平台,还给房租优惠。”林清并没有考虑很久,作为刚毕业不久的社会新人,减轻房租压力是极大的诱惑,“银行卡、手持身份证,拍照片传给我,我来帮你操作。”林清并未对热情的管家有丝毫警觉,乖乖照做。

就在今年6月,寓见公寓创始人程远在公开场所表示,未来公司的业务模式将更多转向类REITs(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等资产端。据程远介绍,2018年一季度寓见大概签了17个项目,半年内已启动3个类REITs新项目发行的工作。

寓见公寓创始人程远 图片来源于网络

寓见公寓的雄伟蓝图,林清丝毫不关注。她只知道在之后的几个月里,分付君的扣款的确停止,元宝e家的租金也正常缴纳,她并未起疑心。

“不过,我算是不幸中的幸运儿”,林清自嘲道。有一部分之前已经退租的租客,在爆仓后发现仍需每月还贷,更甚者一次性被划去好几个月的房租。还有些从应花分期转到元宝e家、元宝e家转到应花分期的,由于两个平台都的款项都尚未结清,他们一下背负了两份贷款。

如何收场?

谁该为这一切买单?

“反正不应该是我们!”刘勇的指节用力叩击着手机屏幕,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疏解他的怒气。

每一天,他都会收到一条来自元宝e家背后资方——晋商消费金融的催款信息。不还的后果是什么?会不会影响征信?将来买房怎么办?短信像个定时炸弹,一遍遍在刘勇脑海里发出“滴答滴答”的回响。

晋商消费金融还款提醒

11月16号,网上出现《“寓见”爆仓“元宝e家”积极履行责任和义务》的文章。“骗子!”刘勇重重得把手机拍向桌面,“元宝24号就发微博说两周左右会推出解决方案,现在两周过去了,问题根本没有解决!”

刘勇多次拨打元宝e家公司电话,均无人接听。公司最近一次的主动露面,在10月29日的静安区仲益大厦。租客和房东把办事地点占得满满当当,楼道里水泄不通挤满了人,现场还出现了维护秩序的警察。

元宝e家却没有拿出足够的诚意,仅仅派了三个员工。“他们说解决问题需要足够的时间,还提出一起诉讼寓见和爱公寓。”爱公寓是另一个爆仓的长租公寓,背后的贷款平台也是元宝e家。

抱着期待而来的租客并不满意这套说辞,“我们想清除本来就不属于我们的贷款!至少问题解决前,把逾期给冻结了呀!”

租客在现场维权

和元宝e家打太极式的解决方法相比,寓见的另一个贷款平台应花金融看似表面合理,实则另藏危机。应花金融一边答应租客们结清贷款,一边要求租客签署一份“承诺书”。承诺书中写道:“承诺的撤离日起贵方(租客)不再居住在《房屋租赁合同》项下约定的出租房屋。”

应花金融提供的承诺函 图片由租客提供

“这不合理!”刘勇一针见血指出了其中的漏洞所在。有一大部分租客同时背负两份贷款,即便与应花金融结清贷款,搬离出租房屋,另一份贷款依然在,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有租客拨通了应花金融背后资方吉林银行的电话,得到的回应是对这份承诺书并不知情。“不敢签,我们不知道这个字签下去意味着什么。”刘勇说。

到目前为止,不少租客依然未能解决租金贷的问题,不断收到催款信息。而寓见公寓的工作人员早已不见踪迹。

10月16日,有部分租客得知,寓见公寓给出了初步解决方案:寓见将由本土最具实力的机构接盘。外界普遍认为这个机构是另一个长租公寓品牌———青客公寓。但很快青客方向媒体澄清,表示与寓见的合作尚在洽谈阶段,除此之外并无实质进展。具体寓见公寓将对接给哪个机构,到现在租客们还尚不清楚。

10月20日,租客代表在徐汇区经侦办与徐汇区公安局代表、徐汇区工商局代表、徐汇区房管局代表等多方协商后得到了初步的结果———签署了租赁合同的租客,可以住到与寓见合同到期日、为租客冻结3-5个月的征信记录、第一份贷款可以不换,第二份贷款需要继续还,但具体需要和对方沟通等等。

借贷之殇

长租公寓正在遭遇最为严重的一次行业危机。

两个月前,锌财经记者刚报道了杭州鼎家的爆仓。爆仓像是在长租公寓市场投入一枚重磅炸弹,我们一次次目睹了租客的焦虑、房东的两难。

可怕的是,相似的事件还在上演。背后原因直指租金贷模式。

原本,这个模式是长租公寓和金融机构合作推出分期产品,既缓解租客的租房压力,长组公寓也可以一次性拿到一年的租金,用于其他日常运营和扩大规模。

但这个资金池,如果被用于抢房源疯狂扩张或者用于其他业务,一旦资金链断裂,就容易引起爆仓。

最终这些由受害者买单。房东拿不到租金,房客无处可住,还要继续还贷。不少租客到了爆仓才知道自己背负了租金贷。

不需要签署任何文件细则,只需要几张简单的照片,甚至不经自己操作,就被迫扛起12期、乃至24期的贷款,租客们对此难以接受。

图片由租客提供

锌财经记者采访了浙江泽鼎律师事务所的夏谨言律师。“租客对于电子合同存在理解误区。” 夏谨言说,在手机端和PC端主动上传有效照片和信息,签订的电子合同在法律层面上的确生效。

对于租客在完成操作前,并不知情这是借贷手续,夏谨言将其定性为“存在重大误解的合同”,可以通过法律手段申请撤销。“如果借贷平台和公寓平台是在租客不理解合同的情况下,恶意串通促成合同,法院有极大可能判定合同无效,情节严重恶劣的也可能涉嫌合同诈骗的刑事犯罪”,夏谨言补充道。

目前,各地监管部门已经在着手整顿租金贷,北京、杭州、上海等地,都推出相应措施整顿违规使用租金贷的现象。

但已经遭受损失的一个个租客们,依然还在维权,他们不知道最终能够得到什么样的结果。

就在4天前,李冉被房东和新的租客下了最后期限:“第二天必须搬走,否则换锁。”李冉那天晚上搬离了爱公寓,走在上海的街头,下过一场雨的秋风很冷。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林清、裘轩、周觅、刘勇、李冉为化名)

©本文版权归“锌财经”所有

版权属于:大风号

原文地址:http://78soft.com/article/37383.html

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原始出处及本声明。

猜你喜欢

最热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