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机器人 你希望电话里的机器人是什么性别?(二)

你希望电话里的机器人是什么性别?(二)

AI到底应该是什么性别

基于上一篇文章中的第一种假设,我们可以看出,如果我们将AI的形象与人类相关联,那么“有性别”就是一个必然的选择。然而,讨论AI的性别有时会产生如讨论“上帝是否有屁眼”一般的尴尬——这种尴尬并不来自被讨论问题本身,而在于讨论所引来的后续讨论。不同的是,我们无法全方位地去观察我们的神,但是却可以由内而外地观察AI,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就是AI的神。同样地,在现阶段,我们既然可以自居为AI的创造者,同样就可以规定其“作用”——在还未实现真正的智能阶段,甚至在最初实现智能的阶段,AI的主要价值可能都会是其体现出的工具性——这其中当然就包括了根据其作用而为其赋予的性别身份。

常看科幻文艺作品的朋友大概对“赛博格”或者“赛博朋克”这样的词都不会太陌生。其实,人们之所以对AI的性别形象有如此的执着,是因为AI这个概念在诞生之初就已经被寄予了性别上的某些想象和功能。这其中,“赛博格”(也就是人与机械的融合,具体形象可参考漫威宇宙中的“星云”或者DC宇宙中的“钢骨”。其实“钢骨”的英文名字就是“赛博格”的英文“Cyborg”的意译)这个概念是流传最广的。女性主义学者哈维拉认为“赛博格”身上展现出了两性在未来真正获得和解的可能——那就是通过机械与人体的融合,消除性别,进一步说其实是消除生育这件事情的唯一性。也就是说,在未来,通过人体与机械的融合,生育这件事不再必要由女性来完成。消除女性的性别特征,这是哈维拉视角下,女性主义运动未来发展的一种可能。可以看出,人们早已对AI的性别给予了很大的兴趣,甚至有很多人从商业的角度去考量,认为人工智能技术在最初的商业落地上,必然会与两性消费密切相关(性爱机器人等)。

如果要梳理人类对这个问题关注的整个历程,我们需要从科幻电影开始计算,毕竟在技术还无法得到实现的年代里,科幻电影已经代表了人类对于AI的普遍想象。根据“土星奖”44届最佳科幻电影获奖以及提名作品中人工智能题材影片,综合《完全电影》、《科学》、《卫报》评选出的人工智能题材影片排行榜中出现的62例主要人工智能形象为研究样本,然后以性别的维度进行分析,只有4例形象不具有性别特征,可见基于人类的形象对AI进行映射是一种普遍被接受的现象。在有性别的AI形象中,男性形象共42例,女性形象共16例。如果再进一步对这个结果进行细分,那么我们可以看出,这其中具有明确性别身份的形象共39位,其中男性25位,女性14位;而需要通过特征来判断性别的共19位,其中男性17位,女性2位。

从数据的分布我们可以看出,在科幻想象的领域,男性形象仍然占据大众对于AI形象期待的大部分;更具代表性的其实是需要通过一些特征来判断性别的AI形象,其在未直接表示性别身份的情况下通过多方面所展现出的男性特征更加证明了上述的判断。这样情况的出现,很有“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创造亚当”的意味,我们应该进一步思考的是,为什么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所创造的亚当,是一个男人。

(待续......)

版权属于:大风号

原文地址:http://78soft.com/article/34921.html

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原始出处及本声明。

猜你喜欢

最热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