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机器人 我是能“听”颜色的半机器人

我是能“听”颜色的半机器人

作者 | 李晓蕾

编辑 | 杨舒芳

这个世界上,有人可以“听见”颜色,真的用耳朵听的那种。

Neil Harbisson是全世界第一个Cyborg(半机器人、半机械人)。他的头颅后部伸出一个弯曲的“触角”,这是属于他的天线。正是靠着这个会被当成“自拍杆”、“耳机”的物件,他才能认识不同的颜色。

全色盲夺走了Neil Harbisson感知色彩的能力,21岁之前,Neil的世界只有黑、灰、白的颜色,像一台黑白电视机。一根植入在头颅中的天线成了Neil眼睛的“上色器”,Neil能通过天线“听”颜色,甚至还能感知超出正常人光谱的颜色——红外线、紫外线。

“蓝色是C音符”,“F和A的和弦,对应的是红色和绿色”,Neil通过悬挂在头部前方的传感器感知颜色,特定颜色对应不同的声音频率,这些颜色频率会在Neil的头骨中震动。

当颜色一一与声音相对应,“美术馆就像音乐厅,我能‘听到’毕加索。超市像一个菜市场。”

这些声音刚出现时,Neil很茫然,“这个多颜色很难对付”,花了5个月,Neil才适应了“听见”颜色这件事情。紫色曾经让他很头疼,“那是一种非常高频的声音,听上去有点不舒服。”对他的耳朵来说,紫罗兰是一种“野蛮的花”。

Neil已经与天线共生了15年,哪怕是睡觉和洗澡都不曾摘下。对他来说,这根天线并不是一种穿戴后修补视觉缺陷的辅助设备,他很抗拒别人说他“戴着”天线,“像耳朵、鼻子这样人固有的感觉器官是一样的,它已经和我融为一体”,Neil说。

当Neil在梦中听到颜色时,他意识到自己的大脑已经和芯片结合,“这是我大脑、感官的延伸”。也是从这里开始,Neil开始觉得自己像个机器人,“控制眼睛的不再是一个装置,而是身体的一部分。”

这根天线来得并不容易,它的初始版本是一个“5公斤重的电脑上运行的软件”。2003年,Neil想在头颅内埋入芯片,而不是背着笨重的电脑。在当时,碍于不符合伦理,没有医院敢满足Neil的需求,做这个疯狂的实验。直到Neil找到一家私人医院,才成功将芯片埋进了头颅内。

2004年,英国护照管理局允许Neil的护照照片中显示天线。这意味着,Neil是第一个被政府承认的Cyborg,这个电子芯片连同头顶的芯片成为了Neil作为身体的一部分——这被看成是一个Cyborg的权利。

对Neil来说,视觉和对颜色的“听觉”混在一起,处理起来似乎更不容易。

人类有40%的大脑用于处理视觉信息,斯德哥尔摩KTH皇家理工学院的机器人教授Danica Kragic说,我们人类在做任何事情时都会自然而然地使用视觉反馈。但是Neil的视觉,几乎跟听觉合二为一了。

声音也有对应的色彩,他曾将希特勒和马丁路德金的演讲声音翻译成颜色进行绘画,让观察者猜测画属于哪个声音,但大部分人都猜错了。人的肖像也有了变化,Neil描绘的不再是人的五官轮廓,而是将看到那个人时,听到的音符谱下来,变成一段MP3,这些都成为Neil作为半机械人艺术家艺术展示的一部分。

Neil还有一些专属他的乐趣,“我把不同颜色的食物放在盘子上,根据我放在盘子上的食物的顺序,这可以创造一首歌。”在他的观感中,白种人、黑种人、黄种人实际上都只会引起“橙色”的声音振动频率,因此他认为不同肤色的人并没有很明显的区别。

“我想我们是第一代能够自主决定,从生理的角度,让人和技术合二为一的一代人。”Neil认为,人能给自己增加什么样的器官或者感官,不应该有限制,但政府可以对使用新的器官或者感官有所限制。

Neil的cyborg基金,就为有这样想法的人提供帮助。一位名为Moon Ribas的西班牙艺术家在胳膊肘里植入地震传感器,她能感应到世界各地的地震。也有人在后背安装红外探测仪,这样能知道后面是否有人。这些后天的新器官帮助cyborg从新的角度感知世界。

人体器官会随着年龄增大,功能逐渐衰弱;时间作用于科技技术上,则会有相反的变化。

一开始,Neil只能看到可见光,到后来衍生到人类肉眼不可视光,如今,Neil能通过互联网链接,图像、视频、音乐或电话中的颜色传入脑中。这种进化让Neil期盼着衰老,“这能改变我们对于变老的认识”。

相比之下,Neil更愿意说自己是跨物种,而不是传统意义的人。“当感觉‘自己不是人’的时候,其实并没有什么错误”,Neil说。

在Neil的设想中,与他头颅中芯片类似的新感官、新器官会越来越多。“可能有翅膀,甚至还有尾巴。”Neil头顶的天线晃了一下,他接着说,对于80岁以上的老年人来说,有个尾巴能帮忙掌握平衡,可能也是必要的。

人类与科技可能有无限多可能的结合,Neil将其分为两类,一种是人工感官,一种是人工智能。“人工感官让我感知到的是颜色的振动,这种智能来自于我的大脑。人工智能则是通过它的智能,告诉我直接是什么颜色”,Neil解释说。

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汤道生给出一个数据:人类获取的90%的信息来源于眼睛。人类精密的视觉体系能在不到1秒时间内完成图像捕捉、识别、理解等一系列过程,从而感知世界。但有数据显示,全球约有2.3亿人患有视觉障碍人士,这部分人无法获取正确信息。

牛津大学圣凯瑟琳学院院士Philip Torr在做的,就是Neil眼中属于人工智能的那一部分。通过AI技术,利用辅助眼镜帮助半盲、弱视等有视觉障碍的人士。这种技术未来也将应用于无人驾驶领域,帮助车辆辨别路况等。

近几年,AI在医疗、无人驾驶、新零售上的应用成了互联网巨头、科技公司的新角力场。

“计算机视觉领域是很有挑战的基础研究工作,我们会有耐心地长期持续投入,不设KPI。”在首届计算机视觉技术峰会上,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汤道生宣布。

腾讯三大人工智能实验室之一腾讯优图也换上新名字——升级为腾讯计算机视觉研发中心。过去,这里曾开发了第一款“AI+医疗”产品“腾讯觅影”,利用AI医学影像分析辅助医生筛查食管癌、肺结节、糖尿病视网膜病变、结直肠肿瘤、乳腺癌、宫颈癌等疾病,其中对早期食道癌的筛查准确率高达90%,已经在全国100多家三甲医院落地。

从前存在于科幻片中的人工智能场景,逐渐真实地出现在生活中,无人机、无人车、AI医疗、太空探索等,实际上,这些的开发都受益于计算机视觉技术的进步。

也许当腾讯计算机视觉研发中心下一次亮相的时候,Neil梦里的电子羊,就会在翠绿的草地上徜徉了吧。

—End—

 延伸阅读 

 

 添加冲小妹,加入读者群

版权属于:大风号

原文地址:http://78soft.com/article/33429.html

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原始出处及本声明。

猜你喜欢

最热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