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互联网金融 对互联网金融“双翼”结构的思考

对互联网金融“双翼”结构的思考

多维度是互联网金融的重大特征。在众多维度中,“互联网世界的新金融”及“金融的互联网化”所构成的“双翼”结构,是我们理解和拥抱互联网金融一个切入点。

一、互联网世界的新金融

互联网创造了虚拟世界。虚拟世界的高速发展,以及随着虚拟世界发展兴起的虚拟经济,成为驱动金融创新发展的重要基础。这个角度的互联网金融,实际上是服务于虚拟经济的新型金融业态,我们可称之为“互联网世界的新金融”。

(一)互联网创造了虚拟世界

虚拟世界是指基于计算机与互联网而产生的数字化、网络化的空间。虚拟经济可定义为围绕计算机和互联网络,进行生产、分配、流通和消费相关活动及关联关系的总和,其最大的特点就是相关产品及服务的数字化、网络化。

一开始虚拟世界主要功能是信息传递和游戏,传统世界往往以观察者和玩家心态对待,而虚拟世界类似一面镜子映射着传统世界,比如著名游戏“第二人生”。人在虚拟世界中往往穿着“马甲”,拥有与真实世界完全不同的身份和行为特点,因此,彼得·斯坦纳在1993年的《纽约客》上发表了著名漫画:“在互联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

由于莫尔定律,虚拟空间的范围、内容、复杂性及精细度,近几十年来一直以几何级数在扩张、增长和完善。量变引发质变,使虚拟空间发展构成了一个庞大的虚拟世界,并且与真实世界越来越接近。这个过程中,搜索工具的出现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它反映出虚拟世界已复杂到门户网站无法展示的程度。

接近真实世界并不是虚拟世界发展的终点,相反虚拟世界的复杂程度、精细程度还会持续增长,有可能超过传统世界。孙正义最近在题为“向世界挑战”的讲话中称,单片机中晶体管所形成的组合数量将在2018年超过人脑,到2048年,智能手机平均记忆容量是现今IPhone的100万倍,通讯速度是300万倍。也就是说三十多年后的智能手机,其复杂程度有可能将超过人脑近10万倍。

(二)虚拟经济的发展需要新型金融

虚拟世界的飞速发展,不仅导致与之相关基础设施建设需求强劲,催生了虚拟经济,而且随着虚拟世界复杂程度的增加,与之相关的经济活动也表现出旺盛的生命力,使虚拟经济成为世界经济中的一个亮点。

比如,国际上围绕互联网企业创设及发展,有非常兴旺的筹(融)资活动,股票市场对相关科技及互联网企业给予极高估值。在国内,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2008-2012年,我国搜索市场复合增长率接近54%,网络游戏复合增长率为29%,2009-2012年中国电子商务市场年复合增长率为31%,2012年市场规模高达8.1万亿;2008-2012年中国网络购物市场年复合增长率接近79%,2012年底市场规模达到1.3万亿,占整个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6.2%。

相对于传统金融派生于、服务于传统的经济形态,当虚拟世界迅速膨胀、虚拟经济高速增长达到一定规模后,自然出现了对金融产品的新型需求。

一是服务虚拟世界与虚拟经济的基础建设。比如服务于虚拟世界建设的设施采购、技术创新及内容创造,为虚拟世界建设者的扩张、并购、合作提供多样化的信用支持。如阿里小贷、京保贝等产品。

二是服务于虚拟经济的交易。Paypal和支付宝就是最典型的服务虚拟经济交易的产品。支付宝最后也成为淘宝变现价值并进军金融业最重要的基础。另外,由于虚拟世界中的价值尺度是分散和割裂的,类似传统货币体系建设的早期阶段,在统一虚拟世界的价值尺度、产权及物权方面可能存在重大机会。

三是创造新服务。虚拟经济中相当多的金融服务需求可从传统金融中借鉴、移植,但仍存在大量新需求亟待挖掘。比如,华泰保险的退货运费保险、中国人保及国寿财险推出的虚拟财产保险、众安在线将要提供的卖家信用保证产品等,均是典型的服务虚拟经济运行的产品。

(三)新型金融的运作管理

传统金融体系是基于牌照的垄断经营。特定供应者掌握着绝对话语权,需求方只能按既定的游戏规则获取服务,使金融服务更像政权在经济领域中的延伸。同时,资金融通时较高的交易成本及信息不对称带来的风险,使金融业呈现出较强的规模经济性,强化了垄断经营的合理性。

虚拟世界更像自然界的生态环境,万类霜天竞自由,所有的参与者,不言自明地拥有创造、提供任何服务、包括类金融服务的权力,如同诞生一个新物种或者新生命一样,不需要任何理由,无所谓需求带来供应,还是供应带来需求。

两相对比,传统金融首要解决的问题是为什么,而在虚拟经济中的首要问题是与什么相关、怎么长大?因此,互联网世界的新金融与传统金融存在着思维模式、运作规律、风险特征的本质差异,管理手段可考虑以“监控”代替“监管”,以“划定边界”代替“行为约束”,从而以更加市场化的管理方式来平衡推动发展与风险防范的矛盾。

二、传统金融的互联网化

互联网(包括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等)技术,有效地推动了虚拟世界与传统世界的融合,推动了新生代核心消费人群行为方式的转变,迫使金融业必须积极拥抱互联网。这个角度的互联网金融,实际上是传统金融业如何固本新生,利用新技术、新手段发展的问题。我们可称之为“金融的互联网化”。

(一)虚拟世界与传统世界的融合是基本动因

虚拟世界的发展,一开始只是与传统世界有着对照关系,基本平行发展。但是web2.0技术以及移动互联网、手持智能终端和应用的普及,使越来越多的人群跨“界”生活,极大地推进了虚拟世界与传统世界的融合,这不仅导致虚拟世界实体化和泛在化,而且推动了传统世界的虚拟化。

根据CNNIC的统计,中国人均每周上网时长已从2008年的16.6小时上升为2012年的20.5小时,平均每天约3小时。eMarketer的统计显示,2012年中国人在各类媒体上花费的时间比例,互联网占33%排在第一位,电视占29%排在第二位,手机22%排在第三位,国人花在互联网与手机上的时间合计已超过50%。

社交媒体实名制也极大地加速了虚拟世界与传统世界的融合进程。对比QQ和微信,我们会发现,微信使虚拟空间与传统空间完全融为一体,已无法分清是传统世界虚拟化,还是虚拟空间实体化。

2011年8月份的“伦敦之炎”骚乱,是虚拟世界与传统世界交错、纠缠,从而产生巨大影响的重大标志性事件。一个普通的枪杀事件,在黑莓手机和Twitter空间中酝酿、发酵,引发了现实世界中的巨大骚乱,形成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现实世界——虚拟世界——现实世界”的闭环流程。当然,这个骚乱另有深刻的社会与经济背景,但是骚乱是如何被组织和触发才是问题的关键,黑莓手机及Twitter所创造出的虚拟空间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同样,伦敦政府之后也正是利用社交媒体的记录作依据,逮捕了大批骚乱份子,否则按照传统世界的司法程序,有可能根本无力采取任何行动。

随着虚拟世界处理能力的进一步增长(包括大数据及云计算所形成的能力),我们发现,无论是传统商业、还是教育、医疗等传统经济领域都在迈向虚拟化与数字化。以往认为最不可能虚拟化的能源生产及生产制造业,存在因为清洁能源、3D打印技术而转向网络化、数字化的趋势,有可能彻底颠覆传统的大规模集中生产——大规模销售——分散使用的经济结构。

在最为传统的货币发行领域,目前也受到了虚拟货币的挑战,2013年8月,德国政府及美国部分州政府已认可比特币的合法地位。11月20日,美国司法部及证交会的代表已向美国参议院举证称比特币是一种合法的金融工具,听证会上公布的文件表明,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认为比特币“或具有长期承诺”,也许能在某一天“促进形成更快速、更安全和更高效的支付体系”。

(二)互联网及相关技术改造金融形态

互联网及相关技术的应用,可从以下几个方面改造传统金融的形态。

一是交易成本大幅降低带来的改变。数字化、网络化的交易方式,有效降低信息获取和加工成本,大幅提升运营效率。使原本压在“科斯地板”之下的潜在需求转变为现实交易,在提升金融服务覆盖面的同时,还使尾部市场变得有利可图。

二是大数据带来的改变。大数据打破了信息不对称,减少了逆选择及道德风险,降低了金融中介服务的价值及专业技术门槛。在市场化背景下,这压缩了金融行业的盈利空间,但提高了资金配置的有效性,有利于促进经济增长。

三是出现“人人组织”及金融业“双边平台”等新型金融组织形态。如在互联网及社交媒体支持下,金融众筹平台及相互保险公司有可能成为行业发展的新亮点,并有力推进C2B(客户私人定制)大发展。类似淘宝和人人贷一样的联接资金供需双方的平台,由于同边及跨边网络外部性的有利因素,可能成为除银行、传统资本市场以外第三类活跃的金融交易场所。同时,由于嵌入互联网基因的双边平台拥有对数据的垄断性掌控,极有可能成为未来竞争的核心关键。

以上三类变革因素,虽然没有改变传统金融提供信用风险解决方案,提供专业化金融投资服务的核心职能,但是仍然要求传统金融企业必须高度重视、及时行动,站在战略的高度进行全面的创新改革,不能仅进行局部的改良。

(三)新兴消费人群将加速推进金融互联网化

中国1980年以后出生的群体,伴随着互联网一起成长,已经基本将传统世界与虚拟世界视作统一的整体,已经养成了在网上获取信息、娱乐、交友、购物的习惯。随着他们日渐成为中国的主力消费人群,他们的行为方式和消费习惯,必然会推动传统金融企业进行以下改变。

一是生产经营方式向网络化、数字化转型,否则有可能被将来的主流人群抛弃。

二是开发与这一代群体消费能力及价值取向匹配的产品与服务,并根据他们收入增长的步伐逐渐细化、提升。

三是必须极度重视客户体验。在互联网上,客户非常容易对类似产品及服务进行比较,如果体验的差异较大,非常容易毁掉线下苦心培育的品牌形象和客户口碑。

三、拥抱互联网金融时代的相关建议

虽然互联网金融时代的大幕已经开启,但目前仍处在发展的初级阶段,还是群雄争霸,创新不断的局面,因此,传统的金融企业必须在充分认识互联网金融发展趋势的基础上积极行动。

(一)充分理解和认识互联网金融的“双翼”结构,高度重视移动互联带来的新趋势

建议传统金融企业针对互联网世界的新金融与金融形态的互联网化这两个领域,分别制定不同的发展策略和改革措施,积极顺应“双翼”结构发展演化的大潮,持续提升发展能力。

另外,移动互联加速推进了虚拟世界与传统世界的融合,由于虚拟经济高速发展、传统经济已有庞大的现实规模,因此同时占据二者优势的移动电子商务发展将更加迅猛。2013年淘宝“双11”成交金额中,有53.5亿来自手机,是2012年的5.6倍;支付宝手机支付4518万笔,占比24%,与2012年相比占比提高了4.8倍。建议有能力的企业应当更加重视在移动互联领域的投入,争取赢得弯道超车的机会。

(二)大型金融企业必须建设自主的产业生态

虚拟世界与传统世界的融合发展,有可能使赢家通吃的特点扩展到金融保险领域,使未来的金融保险市场呈现出少数大金融平台型集团,与众多专业化、精品化服务的小公司共存的产业格局。

未来金融巨头的候选人不再仅局限于目前拥有金融牌照的企业,还将包括按照互联网运作规律、积极在虚拟世界与传统世界“跨界”经营、有能力营造产业生态体系的平台型企业。其主要原因:一是生态体系才是获得活性数据的持续来源,而活性数据是企业拥有核心竞争力新的重要因素;二是拥有生态体系的企业与消费者捆绑得更紧密,客户的粘性更强,从而拥有无法匹敌的核心竞争力;三是生态体系具有天然的垄断倾向。

相比于互联网企业积极搭建以自己为核心的生态圈,传统金融企业在这方面的意识与行动明显偏慢。由于未来的竞争是生态体系层面资源整合、模式创新、产品及服务创新等综合能力的对抗,因此,有愿望在未来成为大金融平台的企业,现在就必须找准切入点,建立以我为主的产业生态体系。

(三)传统金融企业切入互联网金融的步骤建议

首先做金融的互联网化,通过加强网络、特别包括移动互联渠道的基础能力,促进传统销售方式的网络化、虚拟化,在互联网上为客户提供一站式的综合金融产品与服务。

其次是挖掘数据尝试创新产品及服务。一方面紧紧围绕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探索相关领域的新机会,另一方面积极与互联网巨头合作,利用双方的数据库共同研发新产品、新服务。

第三是积极探索建立以自己为核心的多边平台。充分发挥自己的资源优势、客户优势、能力优势和专业优势,以服务整体经济为宗旨,以开放的态度聚集一批合作伙伴,并大胆尝试适度跨界到关联领域。

本文作者系中国人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网销部负责人霸兆宇,互联网金融(微信ID:webjinrong)。

版权属于:凤凰网

原文地址:http://78soft.com/article/33380.html

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原始出处及本声明。

猜你喜欢

最热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