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救P2P

8-10

戳上面蓝字关注「华夏互联网金融」

来源:新金融深度

在十年大跃进式发展之后,网贷在今夏突然经历了一场意外的“休克疗法”,一时命悬一线。

在暴雷如潮的6月和7月,监管部门和网贷行业面对一个共同的难题:要不要抢救这个行业?又该如何出手?

目前,监管信号弹已升空,抢救行动正在紧急展开,但行业各方在一些核心问题上仍处在构建共识的中途。

被侮辱和被损害的行业

2006年,顶着尤努斯“普惠金融”光环的P2P被引入中国,正式引爆了中国互联网金融的创业大潮。

2006年5月,唐宁在北京创办了宜信。

2007年6月,顾少丰、张俊和胡宏辉等人在上海创办了拍拍贷。

2009年3月,周世平在深圳创立红岭创投。

2010年4月,张适时与杨一夫等人在北京成立人人贷。

……

10多年后,P2P已成为中国互金市场上的巨兽:正常运营平台上千家,历史累计平台超过5000家;网贷累计交易额超过6万亿,待收金额1.2万亿;活跃投资人上千万。

让互金人自豪的是,中国网贷行业规模远远超过了英美等发达国家之和,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但是,日益壮大的P2P却让监管颇为头痛。主要原因是中国的P2P不仅从一开始就背弃了尤努斯的公益性理念,过度追逐营利性,而且还创造了各种花式玩法,反复挑战金融监管底线。

不仅如此,在互金创业大潮中,大批庞氏骗局玩家闻腥而至,从线上和线下疯狂吸纳社会资金。创业与创新,欺诈与暴雷,一路如影随形,成为中国P2P行业的独特现象。

十年后,P2P行业头顶的“普惠金融“光环逐渐黯淡,在铺天盖地的新闻报道里,它更多的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集资诈骗“等词汇联在一起。

事实上,网贷自在中国诞生之日起就埋下了危险的种子。追根溯源,一大诱因无非是网贷行业入门门槛过低,创始者里既有华尔街精英,传统金融高管,也有线下小贷公司,高利贷玩家,乃至各种黑恶势力;既有实实在在做金融科技的互联网技术派,也有打着普惠金融旗号浑水摸鱼的欺诈团伙。网贷行业接纳并包容了这些形形色色的互金创业者,最后也必然要承受侮辱和损害。

这个行业的乱象有目共睹:过去10年里,逾期跑路诈骗平台超过5000家。2018年6月至7月,备案再次延期后,压抑已久的网贷行业报复性地爆发了近几年罕见的一波雷潮,短短两月内,250多家平台清盘或跑路,最多时一天有25家平台发公告,涉及资金数百亿。

有平台在宣布巨额融资后突然跑路,剩下投资人一脸懵逼;有平台刚赞助完世界杯,老板就神秘失联;有员工上完厕所出来,发现公司已人去楼空;有老板把平台卖掉了,员工到出事前最后一刻还被蒙在鼓里。

暴雷潮引发了行业的集体性恐慌,投资人加速提现,很多未到期的投资人也要提前退出,大批头部平台流动性出现紧张,债转利率飙升……

突如其来的危机撕开了这个行业丑陋的一面:很多自称点对点的网贷信息中介平台早已异化为借新还旧、击鼓传花的庞氏骗局。

一大批大中型平台猝然倒下让网贷行业陷入塌方式危机,很多名字都是投资人耳熟能详的:牛板金、投之家、人人爱家、爱钱帮、银豆网、国金宝……

下一个倒下的会是谁?每天,各种小道消息在微信群和朋友圈悄悄流传,大多数最后都被证实不虚。

有行业人士总结称,P2P圈的人现在最怕三件事,最怕突然安静,最怕朋友突然关心,最怕平台突然宣布重大利好(比如融资,比如上市)。

和以往暴雷明显不同的是,这次暴雷潮坑害了不少大平台的员工以及媒体工作人员。P2P平台高管、PR和媒体记者在线上线下共同维权,让人唏嘘不已。

有网贷之家背书的投之家平台,100多名员工投了2000多万。出事后,有员工在群里哭诉,全部家当都没了,只吃的起方便面。但在外部投资人眼里,他们是骗子的帮凶,并不值得同情。 

上海永利宝平台创始人余刚失联后,平台员工第一时间在微博发布“请各位投资人报警维权”的快讯。

多多理财实控人李振军失联后,平台员工发公告全城“通缉”两人。

意外的休克疗法

对于近两个月的暴雷事件,行业内说法纷纭,也有不少声音开始检讨和反思行业自律状况以及监管政策的适当性问题。

曾经,监管对互金大力扶持。从2014年至2017年,互联网金融连续四年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2014年,互联网金融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报告提到,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完善金融监管协调机制,让金融成为一池活水,更好地浇灌小微企业、“三农”等实体经济之树。

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有两处提及互联网金融。总结2014年工作时,报告提到“互联网金融异军突起”;在提到2015年工作时,要求“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

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规范发展互联网金融,大力发展普惠金融和绿色金融。严厉打击金融诈骗、非法集资和证券期货领域的违法犯罪活动。

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到,对互联网金融等累积风险要高度警惕。

实际上,监管笼子2016年已经开启。

2016年8月,监管部门发布网贷管理“暂行办法”,提出给予平台一年的整改期;到2017年,完成了1+3为代表的网贷监管制度框架。

2017年6月,有关部门发现,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于是,整改备案期限被推迟至2018年6月。

事实证明,网贷行业的复杂性和整改难度再次超过了政策制定者的最初预计。2018年初,原定3月底完成的第一批验收任务被迫推迟;随后监管口头通知,备案再次推迟。

备案遭受重挫的同时,平台脖子上的绳索进一步勒紧。现金贷新规,“双降”政策和资管新规陆续出台,众多大平台遭受暴击。一方面,平台无限扩张规模的冲动遭遏制;另一方面,另类创收渠道也被截断。

高企的成本,下滑的收入,遥遥无期的备案,诸多不利因素叠加在一起,对整个行业实施了一场大规模的“休克”治疗。

有数据为证,网贷借款余额2015年达到5000亿,2016年增至8000亿,2017年底已达1.2万亿。过去三年行业一直保持50%以上的高增速。然而,过去半年,行业借款余额增长出现停滞。

这与监管铁腕整顿不无关系。官方披露数据显示,自行业整改以来,全国不合规业务规模压降4265亿元,违规业务规模下降近 57%。

违规违法平台的“出清“有利于行业良币驱逐劣币,挽救投资人信心。但让业内担心的是,突然的”休克“治疗是否有失控风险?

某头部平台创始人告诉新金融头条,加强监管对于治理网贷行业的乱象很有必要,但备案久拖不决,整个行业受到”污名化“拖累,已不堪重负。

该创始人警告说,在行业近期遭遇流动性危机后,不少合规经营平台亦受到巨大冲击,多家头部平台的流动性吃紧,如果监管继续坐视不理,整个行业或将遭遇倾巢之灾。

另一家要求匿名的平台高管则认为,备案之前让行业“出清”很有必要,但过猛过急并不利于行业稳定。

一个不能否认的现实是,网贷行业的玩家仍然太多。据第三方机构统计,网贷行业在运营平台目前仍有1500多家。据新金融头条统计,6、7月份,有近300家平台暴雷。

有业内人士估计,到明年备案后,网贷行业存量玩家不超过300家。但上述平台创始人的看法更加悲观,他认为按照目前趋势,最多剩下100家。

救与不救的艰难选择

起初,监管对此次暴雷潮未作表态。

6月14日的陆家嘴论坛上,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提及非法集资时表示,高收益意味着高风险,收益率超过6%的就要打问号,超过8%的就很危险,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

虽然会议期间有人紧急向媒体澄清,此番表态仅仅是针对非法集资行为,并非针对其他合规理财产品。但市场早已一片哗然。

同一天,被上证报在会议间隙“逮住”的中国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透露,网贷备案年内无法完成。当前市场上的P2P,还需要一段时间去伪存精。

到6月底,网贷雷潮开始出现大规模蔓延,并从上海、杭州向深圳、北京等地扩散。投资人开始躁动不安。多家一线平台开启全员“备战”模式,创始人四处筹措资金,储备过冬粮草;平台高管压上一线担任客服,接听投资人电话或协助催收。整个行业一时间风声鹤唳。

乌云压顶之际,平台和投资人终于等来了监管发声。

7月9日,央行网站发布消息称,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央行副行长潘功胜指出,要再用1到2年时间完成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

让业内人士松了一口气的是,这是监管部门半年多来首次确认备案延期,并给出了后期时间安排。监管部门及时表态,至少表明网贷不是没娘的孩子,还是有人管的。

但坏消息是,备案再次延期至少一年,对处于“休克”疗法中的很多平台来说,恐怕熬不到备案就凉了。

但一名接近监管的人士称,监管通过这两年对行业的观察得出结论,没有刮骨疗毒式的决心,网贷行业将一直混沌下去,直至崩盘。因此,行业“出清”已是网贷的唯一选项。

而过往的历史证明,网贷行业内部自我约束、自我革命的动力不足,那就只能由外部之手驱赶实现。

对监管而言,当下,路径不重要,结果最重要,关键时刻需要有霹雳手段。

央行副行长潘功胜指出,未来要完善整治方式,强化整治力度,引导机构无风险退出,开展行政处罚和刑事打击,稳妥有序加速存量违法违规机构和业务活动退出。

配合监管部门政策,新华社7月初连续发文三问P2P,其中引述专家观点称,短时间内的集中爆雷不是坏事,是行业进行自我净化的正常阶段,经历过短暂阵痛的改良升级期后,将为未来行业良性发展奠定基础

简而言之,监管部门和官方媒体对当下雷潮的基本判断是行业优胜劣汰,正常出清,行业并未失控。

而主流平台也纷纷表态支持监管整治行动。

开鑫金服总经理周治翰表示,防范和化解互联网金融风险是持久攻坚战,平台不宜揣测备案时间和节点。按照“时间服从质量”要求,平台应持续合规经营,积极整改。

微贷网创始人姚宏认为,“这轮行业变化恰恰让披着普惠金融和P2P外衣的问题平台加速退出市场。” 

在铁腕推进行业出清的同时, 对具体路径和风险处置,监管亦迅速给出了补救措施。

7月中下旬,在央行表态后,北上深等各地监管部门先后宣布启动P2P现场检查工作,部分地区宣布将实施“白名单”制度,给行业合规机构吃定心丸。同时,要求下架违规的“理财计划”产品,强调清盘机构无风险退出,打击逃废债等。

7月18日,《新京报》报道称,监管方或将于7-8月间落实187条P2P备案验收细则。

对合规平台的扶持消息也在陆续出台。

8月4日,新华网援引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消息称,将尽快部署行业检查和企业自查;允许合规机构继续经营,条件成熟的机构可按要求申请备案;同时,要引导不合规机构良性退出。

8月6日,《人民日报》发文喊话P2P,文章指出,眼下监管部门正在积极推进专项整治,有些平台退出是正常的市场出清,也是良币驱逐劣币的过程。经历整治和转型之痛后,网贷平台将会“水落石出”,不规范的会出局,转型成功的会坚持到最后。

8月8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关于报送P2P平台借款人逃废债信息的通知》。通知指出,为严厉打击P2P平台借款人的恶意废债行为,要求各地根据前期掌握的信息,上报借本次风险事件恶意逃废债的借款人名单。后续,整治办将协调征信管理部门将上述逃废债信息纳入征信系统和“信用中国”数据库,对相关逃废债行为人形成制约。

至此,监管信号弹已升空,传达出的信息也很明确,对网贷行业的抢救行动正在全面展开。但对政策利好如何落地,有何影响,行业内仍未达成共识。

比如,部分地区拟推的“白名单”制度已引发争议。大平台欢欣鼓舞,中部平台则忧心忡忡。有中等规模平台负责人提醒说,如果只对少数大平台预先验收,然后发布白名单,可能会加剧行业危机。其他平台投资人会加快出逃,引发新一轮挤兑危机。如果对所有平台同步检查,虽然比较平稳,但短时间内恐无法完成,合规平台同样会受到违规平台的拖累。

另外,在打击逃废债的问题上,网贷老赖信息是否能纳入征信系统,纳入的标准又是什么?考虑到央行征信系统的严谨性,短期内将网贷失信人纳入央行征信名单的可能性不高。目前看,更有可能的是将相关信息接入互金协会主导的“百行征信”,切断失信人在互金行业融资渠道。但从缓解当前行业流动性危机角度看,这些措施远水难解近渴。

而行业万众瞩目的全国统一备案验收187条即将出炉,这份终极文件是否能引导行业逃离水深火热?没有人清楚。

8月5日,一家头部平台创始人在跟投资人见面会上,坦言公司早已做好了最坏准备,平台已经在向实业转型。网贷老大哥周世平也有类似想法,此前,红岭创投宣布未来转型为电商平台。从去年开始,也有一大批互金创业者转战新兴的区块链领域,探索下一个风口。

行业危难之时,信心比黄金更重要,这句话现在值得每个网贷参与者细细品味。

投稿、交流,欢迎添加微信:13401098216

华夏时报旗下互金频道,已入驻平台

p2p平台倒闭后,会引发失业潮吗?

大风号  4小时前

遇到P2P问题平台,一定要维权!

大风号  5小时前

除了买P2P,我们还能靠它来赚钱!

大风号  7小时前

维权攻略!P2P踩雷了,听听警方支的招?

大风号  7小时前

兼容百万手机应用!比亚迪DiLink系统:功能汽车和智能汽车分水岭

大风号  10小时前

这个夏天,你在P2P里的钱还好吗?

大风号  11小时前

爆雷的P2P背后,多少大佬难辞其咎?

大风号  1天前

当下P2P行业最热名词解释

大风号  1天前

P2P黑暗时刻:P2P雷了,我们的感情没有雷

大风号  1天前

长安智能汽车谱写汽车“圣经”,引领中国车上演汽车版“出埃及记”

大风号  1天前

拥有一台智能汽车是什么体验?不动手就能控制全车车窗和空调

大风号  1天前

自己投资的P2P平台踩雷了,怎么办?

大风号  1天前

政策明朗,行业回暖,P2P你还敢投吗?

大风号  1天前

P2P平台逆势加息,是“馅饼”还是“陷阱”?

大风号  1天前

新能源技术加智能汽车 助推北京现代中场加速

大风号  1天前

投资的P2P平台踩雷了,怎么办?

大风号  1天前

P2P网贷投资6大必备工具

大风号  1天前

中国突然曝光全球首款智能汽车:有效减少3成车祸 关键还很省油

大风号  1天前

属于智能汽车时代的大门已经开启

大风号  1天前

网贷回暖了,P2P还值得投资吗?

大风号  1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