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爆雷的P2P背后,多少大佬难辞其咎?

爆雷的P2P背后,多少大佬难辞其咎?

来源:中产必读 重光 

2018年,互金平台波涛汹涌。今年5月以来,200余家P2P平台先后爆雷的消息,牵动无数民众的心。跑路、失联、挤兑,直至诈骗,成为今年P2P的关键词,甚或代名词。行业乱象丛生,众多投资者血本无归。

7月31日晚间,疑似出现今年涉事金额最大的平台爆雷。一些投资人爆出P2P平台“草根投资”提现不到账,客服失联。据信息显示,草根投资交易量高达861亿,注册用户903万逾。随后投资人报案,发现草根平台办公处已经全员解散,办公现场几乎全部清空。

null

P2P是英文“peer-to-peer”的缩写,一般翻译为“点对点”借贷,就是通过互联网理财的中介机构。通过P2P平台,借贷双方可以快速确立借贷关系并完成交易。P2P借贷低门槛、便捷的特点,让小企业、个人融资难度大幅降低,也为大批投资者(资金提供方)带来了可观的利息收益。

据不完全统计,仅7月2日-7月16日期间,就有多达131家P2P平台爆雷,合计欠款规模达到5000亿元。我们收集了7月一些涉事金额较大的平台信息(表-1):

null

P2P平台爆雷,集中出现在5月。据不完全统计,5月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为38家,其中问题平台10家(提现困难8家、跑路2家),停业平台28家。

6月中下旬,互金行业正式进入“爆雷潮”。总部在上海的善林财富、唐小僧、联璧金融和意隆财富四大平台接连爆雷。据有关数据及报道,唐小僧涉及的投资交易量高达750亿元,善林财富600多亿,意隆财富350亿,这三家合计1700多亿元。经统计,6月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达到80家,其中问题平台63家,停业平台17家。

null

图-1这则关于爆雷潮的段子网传甚广

“大崩盘”开始后,全行业风声鹤唳。6月以来,在美国上市的网贷公司股价也纷纷受到牵连。以7月10日美股收盘数据为例,拍拍贷大跌11.84%,简普科技收跌9.54%,趣店收跌6.82%,宜人贷收跌5.56%。

《2018年上半年P2P发展监测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我国在运营P2P平台共2835家,广东、北京、浙江和上海4个地区就占六成以上。这也是目前被爆出问题较多的地区。

表-2 地域分布

null

2018年截止7月,P2P平台每个月问题平台数及新增数如下表-3:

null

爆雷的几百家P2P背后,是千万名痛苦绝望的投资人。他们中有许多人将自己辛苦积攒全部身家,悉数投入各个号称高额收益的平台,投资金额从几千到几十万元不等。出事后,他们在贴吧、QQ群、微信群成立各种维权社群。他们郁愤难平,焦虑无力,一边自怨自艾,一边抱怨监管不力。

虽然在平台红极一时时,投资人们是在一线推波助澜的摇旌呐喊者,和平台共同瓜分了不断流入的新用户带来的红利。但一味谴责他们,也有避重就轻之嫌。毕竟平台责任决不可推卸,并且在资金管理方面时常不公开透明。

事实上,还有一个群体在爆雷事件中或多或少被“刻意”忽略。他们的身份有迷惑性,往往更需要谴责。他们和平台合作获利,为平台“站台”背书,但爆雷事发后,却可以全身而退,挥挥衣袖,只带走真金白银。

收益全部享尽,责任不担一分。那就是与爆雷平台有所谓“重量级合作”的大佬、明星企业、明星代言人们。

7月22日,微博上一篇《起底变脸90后精心策划的惊天旁氏大骗局》,详细记录了艺术品抵押平台玺鉴金融爆雷的始末。其实控人孙星辰夫妇已经失联,待偿1.3亿元。

null

玺鉴金融在2015年获1000万元天使轮融资后,拓宽业务布局,从艺术品P2P业务,拓展到艺术品租赁、艺术品场景化服务。据披露信息,玺鉴金融累计交易金额为10.3亿元,累计交易笔数10万笔,平台借款余额为1.3亿元,逾期90天以上标的7笔共124万元,累计代偿4笔共74.4万元。

在孙星辰的精心策划下,曾先后取得马未都、叶檀、陈丹青等“大咖”们的背书站台,利用名人效应为机构宣传造势。

null

在媒体宣传上也滴水不漏,曾有CCTV证券资讯专栏刊出对玺鉴的采访报道,以及《第一财经》、《文汇报》、《东方早报》、《中国书画报》、雅昌艺术网等多家媒体单位各种篇幅的正面报道。

null

孙星辰参与的项目路演、艺术品讲座、各类峰会论坛及天使投资会等眼花缭乱。例如,曾与华东师范大学合作开艺术讲座;曾出席艺术品市场价值建设奖并获奖;在中国品牌年会互联网金融高峰对话上充当对话嘉宾等。

null

2018年7月4日,玺鉴在公安机关立案。涉事人孙星辰、朱杰豪夫妇据称已逃亡美国失联,孙星辰、朱杰豪父母全部离开长久住所。而玺鉴之前的合作“专家”拒绝发声,顾问团队拒绝回应,目前受害投资人依旧在奔走无门的焦急等待中。

null

鉴定专家拒绝发声

null

顾问团队拒绝回应

玺鉴爆雷事件并不是孤立个案。比如以750亿元涉事巨款爆雷的P2P平台“唐小僧”,就有以下一些站台“靠山”——

“央企”加持

2017年1月,唐小僧母公司资邦金服,被“央企”瑞宝力源战略重组,宣布成为具有“央企背景”的借贷平台。

null

但经过调查发现,瑞宝力源竟是一家假央企!

瑞宝力源声称是中国瑞宝控股子公司。中国瑞宝是经国务院批准,于1985年组建成立的,主要从事国际经济技术合作的中央特管企业,属于国家级大型综合性跨国公司。但中国瑞宝这家央企早已私有化。如今,它的控股股东叫北京海华瑞邦科技,是一家民营公司。

《华夏时报》此前报道:中国瑞宝登记有20余家参股、控股子公司和9个分支机构,目前其分支机构仅有两家开业,其余均吊销或注销。

除唐小僧以外,这家假央企还先后为众信财富、首成网贷、摇旺理财、融和贷等P2P平台背书站台。而如今,爆雷名单中它们赫然在列。看上去,这家假央企主要以站台牟利。

令人惊讶的是,早在2017年7月,瑞宝力源董事长刘琅就已被捕,其利用所谓“亚欧币”项目进行传销,涉案金额40.6亿元。背书“央企”行骗身份败露后,近一年时间里,众多投资人依然无动于衷,继续参与唐小僧的投资骗局。

平台合作及冠名

重量级企业百合网也曾是唐小僧的重要合作伙伴。百合网的1亿用户可能都在合作期间看到过唐小僧的投放的广告。

null

唐小僧还赞助冠名了各种网综。其中有爱奇艺首档机器人格斗全球联赛《机器人》,这档节目有Angelababy、李晨、林更新等明星加盟。

null

各类机构参会获奖

曾经胡润为唐小僧颁的奖,现在看来十分讽刺:

null

还有一家爆雷P2P平台牛板金,涉及82万投资者,交易金额高达390亿元。在今年4月,牛板金赫然贴出参加所谓行业顶级峰会的宣传通稿。

null

如果没有这些组织机构支撑,很难想象“唐小僧们”的发展始末,但可以肯定,一定不会是现在这番以巨额交易爆雷的局面。

但是这些站台的企业或组织,是否得到合理问责?

“被坑”的专家学者

P2P平台风头正劲时,有一批“大佬”也忙得不亦乐乎。据媒体不完全统计,过去几年,超过30位学术专家、明星等公众人物,为23家互联网金融平台站台。

他们背书的方式或隐或现,主要包括出席宣传活动、公开演讲、签约代言、受聘甚至入股投资等。不论方式怎样,性质均为平台的营销手段,完全不能做为平台风控能力的评判依据。

这批给爆雷P2P平台“站台”背书的大佬,在平台出事后饱受攻击与质疑,声名受损也属事出有因,有几分“咎由自取”的味道。

2017年8月6日,因为“代言”的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简称泛亚)兑付困难,明星经济学家郎咸平在结束了浙江台州的一场演讲后,被大量投资人围困,后被带到了派出所。郎教授2016年的时候也被围堵过,同样是被泛亚的投资者。

null

从泛亚、快鹿、望洲财富,再到2017年5月陷入兑付困难的合拍贷,郎咸平站台过的网贷平台如中了“魔咒”般纷纷倒塌,而其中仅泛亚事件一则,涉案金额就高达430亿元,受骗者多达22万人。

随后,郎咸平的“站台费”被曝光,2007年前后,郎咸平的出场费在5万元左右,2010年大约是15万,2014年已经飙升到25万。值得注意的是,以上价格均为税后价。暂且不论五星级酒店和头等舱等标配,七年间郎咸平的身价已涨4倍。

凭借《货币战争》系列大火的宋鸿兵,可以说是郎咸平的“难兄难弟”。他同样曾为泛亚站过台,也在做完活动后被围堵,还同样被围堵不止一次。

null

2014年10月,宋鸿兵出席了由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联合主办的全国巡回投资报告会,在会上表示坚定看多贵金属投资,并将泛亚日金宝模式称为和余额宝相提并论的互联网金融理财产品。

香港“红筹之父”梁伯韬和泛亚也有剪不断理还乱的牵连。他与泛亚董事长单九良关系匪浅,早在2014年,梁伯韬将香港上市公司意马国际的股份转让给单九良,套现5.43亿港元。随后礼尚往来,2015年5月,泛亚旗下的泛融网上线时,梁伯韬与单九良一起站台。

null

还有由e租宝带领的经济学家“代言团”。

代言人之一杨晨,兼中国人民大学、中央财经大学客座教授,中国经济网评论员,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财经评论员等耀眼身份于一身。最后在e租宝被查处时,经济学家杨晨的名字赫然列于被捕名单中

null

知名经济学家温元凯,曾受邀出任e租宝母公司钰诚集团及钰诚云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执行监事。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受邀出任钰诚集团顾问型外部监事。此前,温元凯和黄震还出席了钰诚集团2015年年会。同时,北京市网贷行业协会秘书长郭大刚曾为e租宝站台。

null

在国家明令禁止之前,代言各类P2P平台的明星也不在少数。e租宝母曾在2015年发起话题 #缪斯时代来了#,并且财大气粗的邀请了李湘、唐嫣、瞿颖、钟丽缇、胡静五位女星。但是随着e租宝爆雷,明星们也很及时地删博“避险”。

null

黄晓明曾经转发微博“有梦,有未来”为快鹿旗下东融在线站台。快鹿出现兑付困难后,投资者攻陷了黄晓明的微博评论区。随后黄晓明工作室正式发表声明澄清,说黄晓明只是合作推广“贷你圆梦”项目,并无任何投资或合伙人关系。

null

此外,代言各类P2P平台的明星还有:为平安陆金所代言的胡歌,为紫马财行代言的范冰冰,为小牛在线代言的大鹏,为借贷宝代言的羽泉,为橙旗贷代言的马景涛,为小赢理财代言的汪峰等等。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认为自己有责任。

虽然现在已有法律规定明令禁止明星为网贷代言,但是各种加盟“明星合伙人”、出席发布会、合影参观等打擦边球的营销推广活动,数不胜数。暴利面前,即使是“首席经济学家”也有成为非理性“经济人”的风险。一旦“代言”的P2P平台爆雷,必然“坑”及自身。

可悲的是,最终爆雷的后果及损失,几乎全部转嫁到了为数庞大的投资人身上。

“坑”己及人的大佬们,在这场“大崩溃”中多少难辞其咎。

版权属于:大风号

原文地址:http://78soft.com/article/31088.html

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原始出处及本声明。

猜你喜欢

最热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