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两大件震动朝野的新闻:P2P频繁爆雷和疫苗案,后者和区块链并没有太大关联,但前者则让币圈跟着中了一枪。

别不信,我们来慢慢分析。

先看一下P2P的解释:P2P的全文是Peer-to-peer,原本的是指对等网络,就是说网上的各节点地位都差不多,没有中心服务器和用户设备之分。这个网络里的每台计算机既是信息提供者,又是信息接收者;服务别人的同时,也享受别人的服务。这个模式就和去中心化的区块链颇有相似之处了。

后来,这个概念被引入金融领域,P2P也被用来指代互联网金融点对点借贷平台。

它是传统银行模式的补充,主要面向一些因为资质问题无法从传统银行借到款的客户群体。

那么,P2P的金融模式是如何诞生演化的?又如何走到了今天这个生死一线的局面呢?这就要从头说起了。

1974年,孟加拉国发生了一场大饥荒,灾民们的惨状刺激到了一位叫尤努斯的经济学教授。他认为光靠书本上的知识救不了穷苦百姓,于是开始研究如何让底层百姓脱贫致富,并创办了孟加拉乡村银行。

两年后,他在各个乡村走访调查,发现了一件让他震惊而气愤的事情:某村有个叫苏菲亚的妇女,很擅长制作竹椅,做出来的椅子又精致,又美观。但是她家太穷了,连买竹子的钱都拿不出来,只能每天从一位黑心商人手中借5塔卡(相当于22美分)进货。忙碌一天,做出来的竹椅只能卖给这位商人,还完借款剩下的50波沙(约2美分)则是她和三个孩子的生活费,一点都存不下来。于是,第二天一大早,她又得去找高利贷者借钱,开始下一个循环。

村子里像苏菲亚这样的人还有很多,忧国忧民的尤努斯不由仰天长叹:“几十个赤贫的农妇居然连总额27美元的贷款都拿不到,我们的社会到底怎么了?”他当场从自己兜里拿出钱,借给了这些贫民。

尤努斯去找各家银行,希望他们帮帮这些穷苦百姓,但银行家们纷纷表示:风险太高,借不了。我们要为储户的钱负责。但尤努斯并不放弃,他花了三年时间,终于说动了孟加拉央行启动“格莱珉”项目,为贫民们提供低息免押贷款。

可以说,P2P的诞生,是出于慈善目的。但为什么发展到后来就变味了呢?

有人也问过尤努斯:“你既然这么同情那些穷人,为什么还要收他们利息?”

尤努斯这样回答:我不希望这个机构过于依赖捐赠,否则那些政客们一旦改变主意,或者什么机构把我们遗忘了,我们就死定了。

也就是说,小额贷款机构首先要保证自己活下去,才能帮助别人活下去。

贷款机构的工作人员衣食住行都要钱,你得发工资吧?有个天灾人祸,可能部分贷款就再也收不回来了,你是不是得再留出一部分预算应对风险啊?还有,贷款的本金从哪儿来呢?业务规模一扩大,机构负责人也拿不出那么多钱来啊!是不是还得找更多人支持一下?可是人家凭什么要把钱存在你这里,而不是放在更安全稳妥的银行呢?你是不是还得多给人家一些利息?

这么一来二去,利息就水涨船高了。

而且需要贷款的不只是穷苦百姓,一些企业也需要短期的资金周转。各大银行出于风险控制的考虑,往往会限制一些民营小微企业的贷款金额,甚至不批贷款。这时就需要民间借贷机构出面救急了。

比如《人民的名义》里面就有一段重要剧情:蔡成功的大风厂急需五千万元,而城市银行的贷款还要六天才能批下来,于是找山水集团借了一笔过桥费,日息千分之四,并用股权做了质押。当然,由于种种原因,城市银行并没有批准大风厂的这笔贷款,而山水集团的这笔钱也就从五千万变成了六千万、七千万、八千万,直到赔上了全部股权。

如果蔡成功找的不是山水集团,而是专业P2P机构,可能后面就不会有那么多事情了。

实际上,爆雷潮之前,很多P2P机构运行状况还是不错的,身份也合法。甚至有银行内部人士估算,目前中国小微企业信贷关系中,至少有一半都有这类公司的影子。没有P2P,很多小微企业都要倒。

而且,受早年P2P公司蓬勃发展的激励,很多银行也加入了分蛋糕的行列。比如民生银行、招商银行、恒丰银行、包商银行等,旗下都有P2P平台,并且调用自己的数据库帮助这些平台做风控。

一些上市公司也盯上了P2P业务,他们为这个公司站台,甚至出钱入股。有些P2P公司干脆就变成了这些上市公司融资的渠道。

根据零壹研究院的统计数据,截至2016年6月30日,全国P2P公司已经发展到4567家,彼此之间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你敢付10%的年息,我就敢付11%;你敢承诺保本保息,我就敢承诺刚性兑付;你敢开发现金贷,我就敢开发校园贷。借出去的钱收不回来?找专业催收公司啊,哪怕我只拿回款的一成,也要杀一儆百。

这些做法,已经把P2P公司的利润率压到了一个危险的边缘。甚至有些平台只能靠吸收新人的资金偿还到期的旧账,这么利滚利下去,很多平台就撑不住了。到了今年6月30日,还在运营的P2P平台只剩2835家。

而近期P2P行业集中爆雷,原因是多方面的。

第一,监管政策收紧:2016年8月24日,银监会联合工信部、公安部、网信办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2016年10月13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2017年2月22日,《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印发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的通知》发布。有一些P2P公司就此从合规变成了不合规,客户一旦因为投资无法收回而选择报案,经侦就会介入,而公司高管就可能被公安请去问话,甚至拘留。

第二,房地产市场波动:这一次的爆雷潮中,杭州是重灾区。2018年3月底,杭州楼市开启了摇号模式,不过有个要求:要拿出大额现金存款证明,银行定期活期都可以,称为验资。有些地产商要求的验资金额甚至高达100万元。

由于新房与二手房价格严重倒挂,摇中一套新房,就相当于白赚几十万乃至上百万,这种情况下,原本不参与楼市投机的市民面对这一“捡钱”机会,也纷纷涌入其中。仅6月21日一天,摇号涉及的资金就高达727亿元。

既然摇号需要验资,那么网贷平台的钱被取出来参与楼市“打新”再也正常不过。

短时间内,网贷平台的资金被挤兑,供需瞬间失衡,于是各家平台爆雷。

第三,名声变差:P2P大火之后,圈内混入了不少浑水摸鱼的骗子,打着理财的名义吸引一批客户投钱,然后就卷款跑路。前段时间爆出的“裸贷事件”更是让很多吃瓜群体误以为整个行业都是些要钱不要脸的无耻之徒。这就导致一些原本打算投资的客户和上下游的合作伙伴望而却步。

第四,集中挤兑:多家平台爆雷之后,那些投资了P2P的人慌了,纷纷找上门去要求立刻拿回自己的钱;而那些从P2P平台上借钱的人则想尽办法拖延还款时间,最好把平台拖垮了,这样就可以不还钱了。这么一来,一些原本还能再坚持一下的P2P公司也倒了。

有分析人士猜测:这一批爆雷过后,能活下来并通过监管备案的平台,不会超过现有数量的10%,也就是说最多剩200家。不过,也有人认为:这次爆雷潮对那些守法经营的优质平台是件好事。大浪淘沙之后,剩下的黄金会格外醒目。

P2P的事情到这里就大致说清了,大家就该问了:P2P爆雷的事情和币圈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吗?为什么说币圈跟着中枪呢?

当然有!

大家恐怕都知道了,在7月22日刚刚结束的G20会议上,15个国家表示加密货币合法,6个国家保持中立态度,4个国家允许加密货币有限制地使用,只有中国一个咬定了加密货币非法。

是中国没有意识到这项技术的重要性吗?显然不是,在今年的3月初,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还在人大记者会上表示:加密货币有发展的必然性,但是中国要谨慎发展。

说白了,P2P集中爆雷,让高层们心生恐惧。金融创新不是随便玩玩的,一个失手,赔进去的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钱。当地派出所从早到晚都在忙着接待来报案的受害者,群众们还在公安局门口拉着横幅唱国歌,迟迟不肯散去。杭州黄龙体育馆、江干区体育中心则成了投资受害者们的临时难民营,成千上万的“难友”们在这里绝望地互相凝视。这群人万一再搞出点别的事情,谁担待得起?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加密货币管理起来太难,干脆一刀切,发展无币区块链,让别的国家先趟条路出来,我们再看着办。

你可能觉得这个结论有些牵强,OK,我再给你一条证据:消息灵通的人肯定已经知道了,北京市检察院经济犯罪检察部主任姜淑珍近日表示,近年来的情况分析,打着“互联网金融”等新热点名义的金融犯罪增多。以“虚拟货币”和“区块链”名义实施非法集资的行为也开始出现。

如果说这个“互联网金融”还不明确指P2P的话,我们再来看看7月24日的《法制日报》原文是怎么说的:“姜淑珍说,从近年来的情况分析,打着“互联网金融”等新热点名义的金融犯罪增多,迷惑性强、危害性也更大。例如,假借P2P名义搭建自融平台,通过发布虚假的债权转让项目为自身融资的案件逐年增多。以虚拟货币和区块链名义实施非法集资的行为也开始出现。此外,非法集资案件数量持续增长,由于此类案件往往在资金链无法返还投资者本金及许诺利息时案发,实践中追赃减损极其困难。”

看到了吗?明明白白地将P2P与虚拟货币、区块链并列,而且强调了二者被居心不良的人利用之后的危害。

何况,币圈到底有多乱,大家心里真没数?多少人磨刀霍霍,在盯着新一茬韭菜呢?

高层心里也清楚,把国内交易所禁了,很多人还是会借着梯子去别人家院子里交易。只不过有这个能力有这个认识的,大多是一些热爱冒险的精英。他们不甘心只拿职业收入,而是希望手中的钱直接生出钱来。没有币市,还有股市;没有股市,还能当天使投资人。就算一把梭哈没操作好,赔光了老本,他们也能通过公司或者工资慢慢东山再起。

但是如果不监管,放开了让所有人都接触币市,那些大爷大妈可不听你说什么愿赌服输,如果赔了钱,总要找人负责。他们到时候哭着喊着要人赔偿血汗钱,不还是政府出面收拾烂摊子吗?

再想想基层业务员是怎么一点点哄着老人家们买所谓高科技保健品的?如果放开市场,让他们打出“区块链”这面自带时代前沿光环的大旗,得给反诈骗宣传员们增加多少工作量?

P2P诞生之初完全出于慈善目的,后来都能在政府监管之下被各方势力的一路带偏,何况是天生反骨的加密货币?与其将来爆雷时焦头烂额,不如现在早早把锅背了。

有些人心里不服气,觉得自己是在认认真真地做事情,希望用技术让token增值,只是需要一点启动资金。等蛋糕做大了,生态系统稳定繁荣了,大家就可以一起享受红利。我们并没有任何割韭菜的不良企图。

但是从P2P爆雷事件中我们就能体会到:一颗老鼠屎真的会坏了一锅汤。行业内某些公司爆出丑闻,不见得会让其它公司分食它的蛋糕,也可能给整个行业抹黑。大家自扫门前雪,对作恶的公司不闻不问,结果就是圈外人分不清谁好谁坏,只好对所有项目提高警惕,敬而远之。

此外,那些割到了韭菜的人也不要心存侥幸。

政府一时半会儿不出手整治,不代表永远不会动手。如果发生了恶性事件,比如某些加密货币价格一再下跌,导致个别炒币者想不开跳了楼,政府可是准备好了罪名等着呢。

毕竟早在去年9月4日,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就已经在《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中说了: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法制日报》在这个时间节点发布打击互联网金融犯罪的消息,不能不说是一种警告。

有些人认为:P2P平台一路看跌,热钱就该转移到币圈了吧?

但整体来看,P2P平台和币圈用户重合度比较低。购买P2P理财的人,很多在理财观念上是偏保守的。那些比较激进的人,钱又不一定拿得回来。而且在经历过P2P爆雷潮后,很多人投资会更谨慎,毕竟把钱存在P2P平台,出了事还能找警察帮忙向平台方要钱;而拿钱买加密货币,一旦局势不妙,找不到接盘侠就只能自己认栽了。

这些因素都不利于币圈用户群的扩大。加上政府态度更加严厉,恐怕币圈想取得主流地位,短期内是做不到了。

也许有人觉得自己被P2P连累很委屈,但金融领域从来都不是孤立的,它的兴衰综合反映了一个社会政治、经济、民生乃至各种权利义务关系。如果你觉得用技术手段就可以把自己隔离开的话,那就错了。互联网不能,区块链也不能。

最后,我们还是那句话:币圈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2018中国(国际)智能汽车应用创新大会在沪举行

大风号  1小时前

新华社三问P2P平台运行

凤凰网  2小时前

投了这么久你投的是真的P2P吗

大风号  6小时前

P2P乱像是不是到头了?!

大风号  9小时前

BOT智能汽车大赛·爱驰汽车篇| 招募创新力量,共组AI基因

大风号  9小时前

新款智能汽车可将塑料废料转化为液态燃料

大风号  9小时前

小鹏汽车首席科学家郭彦东:造更懂中国人的智能汽车

大风号  9小时前

维信诺携柔性显示车载应用参加2018中国(国际)智能汽车应用创新大会

大风号  10小时前

P2P爆雷,小米“躺枪”冤不冤?

大风号  12小时前

八月,你能不能对P2P好一点?

凤凰网  12小时前

P2P之后,下一个坑在哪?

大风号  20小时前

P2P正在向好发展……

大风号  22小时前

小鹏汽车首席科学家郭彦东:造更懂中国人的智能汽车 | 科技生活节

大风号  1天前

智能汽车竞争系统为王,比亚迪Dilink领先在哪?

大风号  1天前

全国大学生智能汽车竞赛安徽赛区在阜阳开赛

大风号  1天前

2018中国(广州)国际新能源、节能及智能汽车展览会开幕

大风号  1天前

小米推荐的P2P平台爆雷 给“问题P2P”做广告责任几何?

大风号  1天前

P2P“雷声”滚滚

大风号  2天前

大学生智能汽车竞赛 重庆高校表现不俗

大风号  2天前

观察十问 | 雷潮是阵痛,伪P2P及不良P2P正快速大败退

大风号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