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现金贷 【深度】关于小贷公司、现金贷的几点看法

【深度】关于小贷公司、现金贷的几点看法

戳上面的蓝字“一秒深度财经”关注我们哦!

——  深度财经 · 尽在这里  ——


前几天我有个师兄发表了篇文章,意思说现金贷的发展壮大赚钱说明符合市场需求,不应该被严格监管,这个问题其实是典型的脑残言论,市场上最赚钱的业务其实是黄赌毒,是所谓的三俗业务。很多现金贷的流量供应商跟我说过,现金贷业务我们是看不上的,因为那点钱赚的没意义,我们给三俗产业倒流赚的钱比现金贷多了去了,如果不是因为最近风头紧张,我们才不屑做现金贷业务呢。说明黄赌毒的盈利能力远远超越了现金贷,如果按照我师兄的观点,意思是黄赌毒赚了暴利,也不正是符合了市场需要么,为什么各个国家都要把这三俗给干掉呢?完全可以放开啊。


这个说明什么问题,说明了不是所有的市场需求都是合理,如果这点基本认知都没有,还出来扯淡基本上都属于大傻X类型,现金贷的典型特征是给没有还款能力的人放款而且利息之高,基本上断绝了人家这辈子归还贷款的可能性,也就是说人家就是不吃不喝没日没夜的干活赚的钱,都可能还不了你的钱,而且年限越长,基本上归还的概率越低,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呢?结果是牛逼的人直接做老赖,而懦弱的人直接跳楼自杀。愚蠢的人青楼卖身,悲催的人远在他乡,强悍的人就是杀人泄愤成为反社会分子了。那么这之后,带来的问题是什么呢?自己去想想,目前的数据来看,我可以下个结论就是大概不低于200万人陷入了债务危机,很多人问我这个数据怎么来的,其实很简单,看逾期数据就行了,这些人陷入债务危机才会逾期,而逾期迎来的问题是什么,是跟催收人群的斗智斗勇,两边都是悲催的社会底层人群,为了赚点钱,斗的死去活来,相互伤害的典型。


高利贷催收的办法非常的简单,就是给债务人电话骚扰,以及各种危言耸听的言论,导致很多债务人生活在恐惧之中。

我给大家截图一些催收短信,大家就知道了,为什么明明不合法律保护的高利贷业务,却还能逼迫大量的人不断的去借新钱来归还贷款,而不寻求法律保护,因为大量的人都生活在社交关系中,一旦被催收用这种图片大量转发,或者不断的打电话给亲戚朋友,或者打给工作中的老板同事,他们就基本上没有可能在原有的社会关系中生存,所以为了避免被恶意催收,他们都被逼着一步一步的走进了更大的深渊,不断的寻找新的借钱的APP,去贷款,然后苟延残喘,最后的结果其实还是一样的,还是死。所以我说过,现金贷的商业模式其实本质还是个对赌游戏,他就赌这个世界上怂人比坏人多,怂人面对这种短信下扛不过去,然后被逼着一步一步还是走到死的过程。

 

所以,我很早就说了现金贷的本质是一帮怂人给坏人买单的商业模式,欺负老实人的商业游戏,国家明确规定超过36的利息这个利息包括各种因为贷款产生的各种费用,不受国家法律保护,现在动辄百分之三四百甚至六百的利息,明显都是违法的生意,也就是说很多人的贷款如果不还,债权人去法院起诉判决,到最后,估计不用还多少钱。弄不好,还能退回不少。但是为什么很多人还每天担惊受怕,提心吊胆,到处筹钱去还钱。说白了就是怂,胆子小,遇到点事,不相信法律,不相信党,不相信政府。 非要把自己逼上绝路,再醒悟,那时候既定事实,来也来不及了。而现实中很多坏人则一开始就知道借这个钱是不用还的,所以想尽办法借钱,借了以后就不还钱,家家户户盖小洋房,你贷款公司,一点办法也没有,你去起诉吧,不划算,催收吧,人家比你懂法律。最终结果就是一堆怂人,好人,给一堆坏人买单。所以,这个世界其实每个人都在为认知买单。现金贷也一样,同样的事情,不同的认知,结果截然不同,一些人家破人亡,一些人身价暴富,区别在于对事物理解不同。


所以,现金贷走到最后其实理解起来特别简单,从监管的角度来看问题就更简单了,只有任何一个人理解到了这个业务的本质,势必采取的监管办法肯定就是从严监管,为什么?因为影响社会稳定。金融业务跟别的业务最大区别,不在于多快,多有效率,而在于负面社会成本有多大,所以,很多行业试错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涉及金融业,一旦出了差错问题就会非常的大,所以他不能轻易试错,你看最近的共享单车,本来挺好的商业模式,但是涉及到了押金,他就成为了一个金融公司,现在光跑路的企业的押金就到了十几个亿,这个试错的成本最后谁来承担?金融业一旦试错带来的社会动荡,几百万人的债务危机怎么解决?最后你会发现擦屁股的还是政府。那这个时候政府会怎么来监管这个行业呢?日本、韩国和台湾都经历过这个阶段,日本就直接采取要求企业归还超过20%以上的利息的钱,直接导致放贷企业破产;台湾因为太多民众涉及到了债务危机,政府出面协调债权债务豁免了大量的债务,也让很多放贷企业直接消失。这些都是活生生的案例,相信如果再不进行监管,中国也必然面临这个问题,到时候的社会成本谁来承担呢?所以我很早前说,金融业务高喊科技效率本身是非常不靠谱的行为。政府其实也无法承担这种成本,最终会转嫁给大量的社会民众为这个后果买单,那么换成你,你会怎么想呢?

第三个问题,是监管一刀切的问题,怎么看,所谓一刀切的说法最早是说把互联网小贷牌照给暂停批设的问题,这个问题其实本身是伪命题,目前市场上一千多家现金贷公司基本上没有用互联网小贷牌照发放贷款过,都是采取所谓的信托发放或者超级放贷人的模式发放的贷款,所以批不批小贷牌照跟是否做现金贷压根没有屁关系。像某些有互联网小贷牌照的公司,都宁愿采取信托或者超级放贷人的模式去做,为什么啊,不就是因为小贷牌照的利息受到严格管制么,本身就没有什么人用。所以所谓一刀切的提法本身就是一帮啥都不懂的专家和媒体扯淡忽悠的事情。


另外,我前面提到过目前我个人感觉不需要政策监管,就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的原因是什么呢?很大程度其实现在已经到了坏账风险的集中爆发期,大家稍微留意下就会发现最近一两个月各种因为网贷的社会事件频繁发生,先是四川一个孕妇喝农药自杀,然后是无锡、安徽、福建学生或者刚毕业的年轻人多起自杀的事情,根本的原因是因为去年发放的现金贷的群体到了今年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崩盘期的前兆,差不多从第一笔贷款开始到这一两个月基本上已经走到了不可持续的地步,任何一根稻草压下来都会发生崩盘的情况,如同雪崩的最后一刻只是一片雪花助推而已,任何一个人从欠一千块钱开始不断借贷的情况,用一年多时间其实差不多应该都滚到了十来万的地步,对于一个农村人口,涉世未深的年轻人来说,这个已经基本上可以让他们无力偿还了,到最后贷款的本金可能都不够支付利息的地步了,这个时候就是他们最绝望的时候到了,面对一辈子也无法解决的问题的时候,深怕社会的责难,家人的不理解,亲戚的冷眼,会有很多人轻易选择了结自己的生命作为回应,预示的是其实是崩盘的前兆——大量的社会群体密集型违约期到了现在其实很多人还在很多平台还被显示为是优质客户群体,因为他们的贷款一直在归还过程中,但是爆发逾期已经是注定的了,很多平台注定是跑不开的,尤其是新成立的平台,基本上都可能无法摆脱大面积逾期的结果,而政策其实只是一个加速时间到来的助推器而已


回到监管问题,目前从监管来看,我感觉一般可能的监管方式应该是三个核心方面的约定第一个是持牌机构,第二个是杜绝高利息,第三个是打击暴力催收这里面就我自己理解我认为最不重要的其实是持牌机构的规定。但是现实可能是监管会强化这个规定,没办法政府理解问题比较简单,注重形式不注重实质,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贷款其实是能力约束而不是牌照约束,像某个消费金融机构,作为牛逼的股东背景获得的消费金融这么好的牌照,坏账规模几十亿,本身就是说明了很大的问题。牌照不能解决你能力问题,你是个傻X,并不会因为牌照就变得牛逼起来,但是我们监管往往不这么看。我在暂停互联网小贷审批之前,就发过微博说,互联网小贷牌照会分两个部分进行整理。第一个部分就是暂停新批,第二个就是缩减存量,很多人不相信会收回牌照这种行为,其实是很容易理解的,我当初几个方面的考虑是这样的。


第一个方面是小贷牌照本身就是个畸形产物小贷牌照,顾名思义就是可以用来发放小额贷款的牌照,但是前面说了现实中可以用来进行小额放贷的方式有很多,并不必须需要小贷牌照,目前绝大部分的现金贷公司进行放贷的都采取超级放贷人的模式在做,绝大部分都没有小贷牌照,但是他们照样在从事贷款业务,即使有小贷牌照的公司,他们也不采用小贷牌照进行业务发放。因为根据小贷牌照作为持牌机构的规定要求的,必须符合36%的利率规定,而现实中没有一家符合,所以他们规避的办法是,拿了牌照做护身符,但是并不采用小贷牌照经营业务,而是个人放贷或者就是通过信托通道进行业务,信托表明利息符合,多余部分以服务费的形式进行。所以小贷牌照现实意义并不大。


事实上从我个人的感觉,贷款它更多是一种能力的体现,而不是用牌照的体现,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你能力牛逼,那你不需要牌照也可以放贷款的放很好,但是如果你能力不牛逼,那么给你一百张牌照其实也没有用。牌照在现实业务中的意义并没有那么大,他只是给了你一个可以从事贷款业务的许可而已。他不代表你有牌照业务就可以做的很好。事实上我们温州金改以后发放了大概七八千张牌照,目前为止,在开展小贷业务的公司极为有限。绝大部分公司都是一堆烂账,一堆鸡毛。本身银监会对小贷牌照就要有意向进行整顿,趁这次的机会一并收回的概率是很高的


另外还有个很大的原因是小贷牌照的现实监管其实是有冲突的中国的小贷牌照系由银监会制定贷款的规定细则,但是它的具体的监管及执行归属地方金融部门,而地方金融部门发放贷款小贷牌照的冲动和意愿,远远大于银监会所以带来的结果就是地方大量的发放牌照,而且我国的小贷牌照最早是有明确的区域限制的,不能跨区域经营,这个在美国的很多贷款机构里面都有类似的条例。但是现在通过互联网的形式,很多省份它可以发放所谓的互联网小贷牌照,是在传统小贷的基础之上加上了互联网业务这一块,通过互联网就可以遍及全国。变相的成了全国性的放贷机构,这里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矛盾所在,地方的金融部门哪里来的权力可以发放全国性的牌照呢?势必带来监管的压制。


所以我们只要仔细推想一下,就可以理解这个逻辑,一旦地方金融部门大量的发放牌照以后,对银监会来说其实是无法制约和约束的,但出了问题以后,很大程度上会,把责任推到银监会上,这个时候一定会很尴尬。所以银监会是不希望市场上有大量的牌照存在,而地方金融部门却不是这样的,为了招商引资也好,为了吸纳大公司也好,为了人情也好,他们总是不加约束的,发放小额贷款牌照,但现实的情况是并没有那么多公司实际上会用跑小额贷款牌照来做业务,这就形成了地方和中央的悖论。所以这次金融工作整顿一定是,强化中央的权力,而弱化地方的权力,这个角度上来看,中央他一定有收回牌照的意愿。所以我才能断定,中央收回牌照的概率非常的大,现实也是这么做的。


其实未来的监管,从政府的角度上来看,要从监管最低成本角度考虑问题,未来的他不再关心你做什么业务,怎么做业务,他更关心你是谁,你是谁你就可以做什么业务,你不是谁你就做不了什么业务,他会抬高准入的门槛,抬高你做业务违规的成本。按照政府的逻辑,他一定认为是,成本越高的企业,犯错的概率越小,因为代价很大,关键这样做,他监管的成本最低,因为现实中不可能允许政府提供无限人力和精力去做足够多的行为监管,所以未来你是谁决定了你能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至少短期三五年应该如此。


所以,三个规定里最不重要的其实是牌照,最重要的其实是杜绝高利息。在高利息前面,所有的风控能力都没有意义,只要利息足够高,配合暴力催收,再烂的人其实都会想尽办法去还钱,直到死去为止。我在夜场里遇到一个昆明的小姑娘,就是因为被忽悠着分期买了辆电动车,然后发现压根没有能力还钱,听人说在上海夜场陪酒一个晚上能赚两三千就跑来了。我跟她说,完全可以不还钱的,相信法律,她说如果法律能保护她的话,她还会来这里么,她家人天天被催收电话给骚扰的,压根无法正常生活,工作没有了就算了,家里几十岁的父母天天被骚扰,亲戚朋友都看不起她,她去派出所报案要个说法,结果都说不归他们管,到最后不堪其扰,只能想着还钱,好有个正常的生活,于是一个人跑到上海滩的夜场拼命赚钱。这个就是为什么很多人到最后明知道高利贷不合法还是要还钱的原因,因为对抗成本太高现在很多线上高利贷被干掉了,进入了所谓超利贷的线下模式,我跟很多人聊过,他们的逻辑更简单粗暴,只要证明是个人,他们就可以放贷款,利息是借600还800,七天时间,也有借600还一千的,也是七天时间,你们自己去想想下,利息多高,对于他们来说,压根没有风控这个说法。他们就赌在催收的威胁下,两个里面又一个会还钱,就没有风险,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风控有什么意义呢?风控有用的前提是大家都在一个规则下玩,离开了这个规则,谈不上风控这个说法。所以我为什么评价所谓持牌机构其实是没有意义的,除非你明确规定,不持牌机构就不能放贷款,放了就搞死,否则最后的结果就是持牌和不持牌竞争一定是被不持牌的搞死,正规被野蛮搞死是常态,你要让正规机构能活前提是社会法则健全。


其实这里面很多人都说高利息不违法,其实,说反了,高利贷在全球其实都是个罪,明显违法,唯独中国不是,中国只是说高利息不受保护,却没有说高利贷有罪,相比之下,西方国家都明显把高利贷列为罪名,而且还是重罪

作者:江南愤青

来源:第一消费金融公众号(部分摘录)

申明:如有侵权,敬请留言删除,谢谢!

版权属于:一秒深度财经

原文地址:http://78soft.com/article/26502.html

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原始出处及本声明。

猜你喜欢

最热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