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饺子等水开的时候,看机器人扫地。 


 看它认真的围着拖鞋转,骑上去,感觉想要上鞋柜。 


 每天我没起床它就起来了,不用提醒。打扫完了,自己回去充电,不用照顾。真是一个勤恳的劳模。 


 楼下的保洁阿姨估计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请她来的次数少了。其实并不是别的保洁阿姨抢了她的饭碗。 当然机器人也没有想抢她的饭碗。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恶意,只是大家都往前跑,没有人顾上你而已。 


 但是保洁阿姨真的会失业么?不会,毕竟机器人还是上不去鞋柜嘛。 还有,很多老人是喜欢和阿姨聊天的,这个暂时机器人还是无法取代吧?能认识到这些的人怎么可能被取代? 


 能清醒的把握时代发展的潮流其实很难。 干掉老大的并不是老二和老三,其实是路人甲和路人乙。康师傅也没有想到不是被统一干掉,反而被外卖和便利店打败。 


还好,人不是方便面,人可以煮方便面。如果不知道世界将会变成怎样,还不如听从内心,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很庆幸爸妈很开明,当年任我们选择,教师和记者,一个透视社会,一个关注内心。都是和人打交道,都是凭能力吃饭。


最热爱的就是最热门的。


饺子煮开了,陆续破了皮,看到饺子皮与饺子馅一起咕噜。也就看出来了爸妈包的饺子的特色:一个是我家传统的猪肉粉丝馅儿,一个是爸妈创新的西红柿与鸡蛋馅儿。


爸妈总觉得外卖不卫生,堂食不健康。喜欢在冰箱冷冻很多饺子,旧的没有吃完,新的又堆上去,放的久了,一煮就咕噜。


爸妈一直觉得他们包的饺子远远超过什么湾仔之类的,“又贵又不好吃”的网红饺子。


说实话,我并不觉得...


除非爸妈不在身边的时候,比如现在,煮上一锅饺子,想着爸妈坐在小桌旁包饺子的样子,还有他们边包饺子想着孩子们大口吃,没口赞的样子:“啊,好吃,好吃,好吃还不贵”。想着想着我不禁笑了。饺子还不知道啥味,就都吃进肚子里面了。


爸妈年纪大了,孩子们都依恋他们,他们只好几个孩子,几个城市,轮着住。


本来这几天爸妈该来我这儿了,结果紧急回老家奔丧去了。


我大舅去世了。


那个小小的大舅去世了。


我大舅是个哑巴,身体也停留在一个孩童的阶段。他只会比划手势和呀呀呀的说话,每次跟我们说话我都连蒙带猜,但是妈妈却能听懂他说话。


很小时候我们最喜欢的就是去姥姥家,即使要走十几里山路。每次都连蹦带跳的吼吼的往姥姥家去。


一路上要过河,河也不深,踩着水里的石头就能过去了。然后穿过一个毛竹园,长笋的季节,如果提着篮子,偶尔可以偷一根藏在猪草的下面。再走一段田埂,田埂不长,冬季水田里面结了薄冰,可以拿脚尖去点,听咔咔破碎的声音,刚开始掌握不好平衡和力度,会夸吃一声踩到烂泥里,被爸妈一顿好打,后来就很厉害,一路点过去,鞋底都不湿。最后再爬一座小山,上不高,一口气能冲上去,然后山顶就能看到姥姥家,虽然还有一半路,但感觉已经到了一样。


我们离姥姥家老远就开始吆喝,大舅因为脚小,就像触龙说赵太后里面那样,“徐趋”,来接我们,我们就叽叽喳喳往屋里去。


那时候姥姥已经瘫痪在床,家里也很穷,吃饭的时候只有腌菜炒黄豆,姥姥会掉着眼泪说,外孙子苦啊,姥姥太穷了。我们不觉得苦啊,我们只觉得“咸”... 几个人在腌菜里面找豆子,扔到嘴里嘎嘣嘎嘣;还有那咸的齁心的腌洋姜,吃一口只摆头。


实在没有多少生活的亮色。但是我们心里快活极了。


后来我们都立志出乡关,大哥去城里念书了,我也去城里念书了,弟弟去当兵了,半年或者更长才能回去一次,头天到家,第二天大舅稳稳的就会来到我们家来看我们。他的手语呀呀语结合,我只能听懂几个。第一个动作就是伸手比高,意思是我们都长大了,都比他高了。还有就是两个拇指比划,意思就是我们有媳妇了么?然后就是拉我们的手去摸他的头,让我们看周边的人又欺负他了。


也可能因为我的大舅是哑巴,我对这个世界也比较宽容,觉得什么都很好,他们只是跟我们不一样而已,但是都是一种正常的存在。


可是,这个大舅还是去世了,尽管前几年回去,感觉到他老的厉害。但是可能是因为他那孩童一样的身躯给了我他“不老”的误区吧,还是觉得很突然。


时空的距离让哀伤也显得淡漠,快节奏的日子容不得汪洋恣肆的情感,对大舅的思念也只是我今天生活工作中的一个片段了。怀念更多的是那个“心里快活极了”的我和我们。


我只能在记忆里,在文字里再走一遍去姥姥家的路,那个小小的大舅还在门口等着我。





(尽管穷,家乡美的时候美的可怕)



(小时候一直流淌流连的小河,洗衣,摸鱼都有过,此处缘溪行,复前行,就能看到过河的石头埠子)



(在山头就能看到姥姥家,现在这是新房,以往的茅檐低小已经看不到了)


(照片都由弟弟供稿)


后记:今天还得知纪梵希和霍金去世,他们和我大舅一起都进入我心目中的 TODAY IN HISTORY.

新松机器人参展德国慕尼黑机器人及自动化博览会

大风号  12小时前

【驰众机器人 | 视频】协作机器人涡轮增压器拧钉及装配

大风号  12小时前

厉害了!配送机器人喊你收快递!

大风号  13小时前

扫地机器人:???

大风号  13小时前

尔朵小白机器人外表介绍

大风号  13小时前

电话机器人功能有哪些?

大风号  17小时前

“黑科技”+“带感范儿”=《机器人争霸》?

大风号  18小时前

《机器人争霸》获年度精品综艺奖 成最受认可的机器人格斗综艺

大风号  20小时前

一大拨京东配送机器人出街

大风号  20小时前

唱歌跳舞不算啥,京剧变脸的机器人见过没?— 小丹机器人评测

大风号  1天前

京东机器人大连上岗

大风号  1天前

首批配送机器人上路

大风号  1天前

机器人送快递将在西安试点

大风号  1天前

寓教于乐,智能机器人酱选

大风号  1天前

【高工机器人 | 视频】四轴工业机器人精度检验

大风号  1天前

无人机巡河员、机器人查漏员……治水用这些机器人就是“神器”!

大风号  1天前

如何用QQ机器人查天气预报

大风号  1天前

“机器人快递员”今天上岗

大风号  1天前

618,机器人帮你省钱省到家

大风号  2天前

【高工机器人 | 视频】优傲机器人汽车制动自动化项目

大风号  2天前